第五百七十六章 师叔谈心,鲲鹏博弈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星河璀璨、星夜烂漫,微凉夜风吹走凡俗的喧闹,自那如黑暗森林般的群山之上划过。

    一朵白云自西南方飞来,朝中神洲某地而去,其上倒是颇为安静。

    云上,李长寿静静坐在前端,白衣白须的模样,自是在南洲商国现身的纸道人。

    李长寿背后,侵染了太多小哀神力的‘圣洁天魔’此刻正蜷缩成一团,一滴滴大泪珠朝着云中渗去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该如何称呼这个生灵?

    圣魔、圣天魔这类太过霸气,梅雯画的实力并不算强,此时更是不知她有什么神通。

    原本的域外天魔,最强的神通就是侵入洪荒生灵道心;变异后的域外天魔,依然保存了这般神通。

    只不过,前者是让人黑化,后者则是让人善良化。

    李长寿便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才想带梅雯画去火云洞一趟……

    或许,对梅雯画而言,略微有些讽刺的是,她虽得到了天道认可,拥有了这般仙灵之体,且在此前承受了层层考验。

    但依然没有得到李长寿的信任。

    如何安置这异变的天魔,也让李长寿破费脑筋。

    此事还没考虑好是否公布于众,要公布又该在何时公布,能给天庭或者自身带来什么好处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李长寿暂时无法完全排除其威胁。

    若这一切都是梅雯画在逢场作戏,真的被梅雯画接近某些位高权重但本身道心缝隙较大的天庭大人物,后果当真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这里并不一定指木公。

    对域外天魔还是要保持最基本的尊敬,不可麻痹大意,毕竟它们最喜欢的,就是搞生灵之道心。

    李长寿已想过十多次直接打杀了梅雯画,又觉得着实可惜。

    说不定这种异变是唯一且不可复制的,那李长寿当真失却了一张对付鲲鹏和天魔的底牌。

    蓦然间,李长寿想到了几句话语。

    那是空山新雨,自己与师父齐源道长在山中漫步,言说有关狐女阿兰之事。

    师父的教导犹在耳旁,也算是给了李长寿较大的触动。

    【敬畏之心】。

    莫要对生灵失去敬畏……

    念及于此,李长寿抬手对着那蜷缩成一团的梅雯画张开左手,多加了两层仙力防护。

    稳一点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域外天魔也算鲲鹏的外围势力,此次鲲鹏接二连三对他‘出手’,这次更是威胁到了小师叔。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他也要想一点反制之法。

    此次去火云洞中,顺便就请几位退休人皇一同商议商议,看能否寻到对付鲲鹏的法子。

    这鲲鹏,实在是太跳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洪荒五部洲之外,那浩瀚无垠的虚空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的纸道人缩在酒玖袖中,酒玖潜藏行踪,朝临天殿的方向遁走。

    此前酒玖的直觉并没有差错,李长寿当时确实是对荃峒撒了谎。

    但有些事,李长寿也不能直接对玉帝陛下言明,只能传声点出一二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直接说,自己想带这个特殊的域外天魔赶去火云洞中,试试能不能帮上燧人氏。

    那容易犯忌讳。

    上古末期传言,天帝之位本该是由人皇来坐,燧人氏又算是天地间资历最老、实力最强的先辈人皇;

    且与伏羲氏、神农氏不同,燧人氏乃纯正人族,而今天地间人族大兴,更有‘正统’的味道。

    李长寿也曾阴谋论,觉得也有可能是天道故意用魔气控制住燧人氏,以保证天庭对三界的稳固统治。

    当然,李长寿自不会弄乱自己的身份,搞错了自己所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是天庭普通权臣,此时正为天道做事。

    这次来火云洞中,也只是源于对人皇的敬重,以及此前与大禹帝君的‘小约定’,带梅雯画来试试,能否缓解些燧人氏的痛苦。

    与荃峒分开前,李长寿怕玉帝陛下没想明白其内关键,还主动传声多解释了两句。

    ‘火云洞几位人族先贤,此前曾拜托过小神一事。

    便是有关燧人氏早年堕魔,而今魔气渐渐无法压制。

    正所谓物极必反,这梅雯画对付魔气或许有独到之处,小神这次去火云洞中,也会尝试让她帮忙镇压上古人皇燧人氏的伤势。’

    荃峒当时……眨了眨眼,淡定地点头答应一声,临走时还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暗叹,玉帝陛下果然是介意此事,每个权力顶点的存在,怕是都会对能威胁到自己实权的存在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‘懂’天帝:‘嗯?长庚特意嘱咐这个有何深意?莫非是该对火云洞示好了?

    也对,吾此前倒是忽略了此事,如今人族凡俗尊天庭,几位上古人皇莫要有了意见。

    回去便安排上,也是多亏长庚考虑事面面俱到。’

    真·洪荒大型君臣离心现场。

    这次去火云洞,李长寿除却梅雯画,独独将卞庄带上了。

    无他,全程做个见证,免得陛下多想。

    龙吉是天帝之女,敖乙是纯自己人,反倒是卞庄这般既对自己示好,本身尊天庭的天将,刚好合适。

    李长寿一心两用,两具纸道人看着不同的风景,心底却整理着自己的思绪。

    稍后待孔宣去了玄都城,并不代表后面就不会陷入封神大劫。

    承了人族的气运,就会被牵扯进这般大劫,这次怕是难躲。

    自己若是强行让孔宣脱劫,就要想清楚,是否能承受佛母之位空缺所引发的反噬。

    想打破命运的藩篱,总要付出一些代价。

    总不能为了保孔宣,自己安排金翅大鹏鸟演孔宣的戏份,然后……

    佛母变佛爹?

    罢了,自己操心的也太多了,孔宣之事不如就交给大师兄来处置。

    “长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遁形的酒玖轻吟两声,对袖口中的纸人传声道:“你……最近挺忙的哈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声,回道:“此前一二百年,大多时候都在修行,也是多亏了师叔你们东奔西走,我才不必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修道之外的事上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跟咱客气啥,”酒玖喜滋滋地笑着,随之又清清嗓子,“嗯咳,那个,灵娥最近没事哈。”

    “她能有什么事,只是在山中修行,”李长寿叹道,“度仙门遭劫,我未能带灵娥留下与仙门共度艰难,稳妥起见将小琼峰搬去了天庭,倒是让灵娥有些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不多陪陪她,”酒玖笑容退去,嘀咕道,“你可别辜负了灵娥。

    灵娥跟你不一样,你是天庭正神,还是品阶最高的那几个,在洪荒中也是大神通者,被世人关注敬仰,身份数都不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但灵娥可只有一个身份……你师妹。

    她入山几年就开始对你有仰慕之情,这么多年一直对你痴心不改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师叔安心就是,我自不会让灵娥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听你这般回答也有些郁闷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郁闷惯了,”酒玖摇摇小手,目光挪向侧旁,眼底略微有些落寞,但很快就恢复成了流光。

    算了,先别想其他事了。

    酒玖问:“长寿,你跟灵娥进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”李长寿沉吟几声,倒是不好回答,“还算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有小宝宝了?”酒玖满是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”李长寿略微有些无奈地传声,“其实有时,我也有些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矛盾?”酒玖眨眨眼,“你还有解决不来的事?星君大人!”

    “师叔你莫要取笑我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声,心底泛起了几分倾诉的冲动,稍作忍耐后,又觉得对酒玖说这些是没事的。

    这天地间,自己一路行至今日,称得上道友之人已遍及三界。

    但能称得上是交心好友者……小师叔尚在白先生之前。

    李长寿缓声道:“修道者最忌不明本心,不明本性,若感觉迷茫,不多时便会遇瓶颈。

    我是个俗人,有七情六欲,也盼着一切事都有圆满结局,虽然这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对灵娥的感觉,反而多过了对道侣的那种感觉,她是我带大的,本领也是我教的,我们如兄妹、如师徒,看着她每日蜕变,我有一种很强烈的保护欲。

    但又怕与她结成道侣后,反而会让彼此关系退步。

    有时我会想,让她多交些朋友,让她在天地安稳后多出去转转,让人生不必多是我一人这般单调,可又担心她会离我而去。

    那种怕失去她心底唯一位置的微妙情绪,当真是让我也有些哭笑不得。”

    酒玖嘴角一撇,教训道:“你就是少了几分魄力。”

    “魄力?”

    “对呀,魄力,做事一点都不果断。”

    酒玖哼了声,继续数落:“明明云霄仙子那般先天大能都能拿下,却对心底全是自己的亲师妹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我看你就是拉不下脸面,怕自己良心过不去,觉得自己此前对灵娥的好是有所图的,心底会不安。

    你就是在躲避这种不安。

    其实有什么的?你管别人是否取笑呢,别人说就说呗,怕啥,你们是师兄妹还是青梅竹马。

    灵娥倾心于你,不断努力修行、变美变好看,都是为了取悦你,你却还在顾忌自己这点脸面,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仔细思索了一阵,“师叔教训的是,但好像哪里不太对。

    我也狠心主动过,但灵娥每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次?”

    “就会因为太害羞跑掉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这?”

    酒玖一脸恨其不争,“喝酒呀!多简单的事!酒壮怂人胆,你让灵娥喝点酒,不就解决了?

    还太白金星呢,就这点办法?”

    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,总觉得这般做有些不太……地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,此事我还是要慎重考虑。”

    酒玖不解地反问:“为啥?这还考虑啥?”

    “一段感情,尤其是男女之情,其实有不同的阶段,”李长寿道,“世人总是看到了感情升华时所带来的愉悦与满足,称之为幸福。

    但很少有人去看,这段感情渐渐趋于平淡后,两人该如何相处。

    凡人人生不过数十载,都已是要面对这般事。

    长生仙只要不遭劫便寿元无尽,那漫长的平淡期中,是否会渐渐心生疲累,从而让彼此互相厌烦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酒玖眨眨眼,“想这么远的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其实我之前已经想到了一些解决此事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送灵娥去女娲宫中修行一段时日,只是一直未能下定决心,”李长寿道,“有圣人庇护,安全能得保证,我与她分开一段时日,让她从小产生的仰慕之情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若之后,她心中依然有我,我自不会再犹豫,与她结为夫妇,再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酒玖抿嘴笑着,道:“这倒也是个办法,还能让灵娥增加一些跟脚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叔开导我此事,”李长寿温声道了句,“另一面已快到火云洞,我且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本师叔能悄悄摸回去的,不用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虽酒玖如此言说,但李长寿如何能不担心?毕竟酒师叔修为尚不过天仙境后期。

    李长寿留了三分心神在此地,用仙识无时无刻最远距离探查;

    另一边,火云洞入口所在的那片大泽上。

    李长寿用仙力做了个‘气泡’,让不断流泪的梅雯画在其中昏睡,带着卞庄、拉着气泡,向前对火云洞入口做了个道揖。

    “晚辈李长庚,求见各位人族先贤。”

    一直高度紧张地卞庄,此时浑身绷紧,像模像样对着前方做了个道揖。

    湖面上空出现了流光飞旋的旋涡,李长寿带卞庄迈入其中,走过那条长长的甬道,到了另一片大泽之上,前方有道熟悉的身影戴着斗笠踏波而来。

    自是大禹帝君。

    欸?

    李长寿心神挪去另一边的纸道人处,见酒玖在遁空时,不断抬手打额头,一阵仰头无声怒吼,飞速顿时更快了三分。

    缺酒狂躁?

    李长寿笑了笑,他这次纸道人护着酒玖回临天殿,也刚好传授些酿酒的法子,免得师叔缺了酒水糖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‘确定了吗?’

    ‘主人,我的道被逆转,哪怕是隔着天道之力也是能察觉到的。’

    ‘逆转?’

    混沌海某处旮旯角,两道神念互相缠绕交流。

    鲲鹏晃了晃自己庞大的身躯,那双肉翼收在身侧,身形确实像是一条大鱼。

    思索一阵,鲲鹏问:

    ‘你的意思是说,有人能逆转你的道,将天魔化作其他傀儡,而非直接净化天魔?’

    ‘是的主人,’天魔尊者的神念带上了些许着急的情绪,‘能净化我道则的大道已知十数种,但从未让我感觉到恐惧。

    这次,我直接失去了对那个孩子的感应,那个孩子还成为了我极度厌恶,与我刚好相反的存在。’

    ‘不必多怕,’鲲鹏道,‘洪荒之中生灵无算,很可能是鸿钧在研究如何对付咱们。

    鸿钧无法脱离洪荒天道,已是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你失去的是哪个孩子?’

    ‘她被主人派去洪荒,主人您曾经给她赐名梅雯画。’

    ‘哦?’鲲鹏思索一阵,‘感应剩下三只伪灵的下落,让它们勿要怠慢,尽快得手。’

    ‘是。’

    天魔尊者答应一声,两缕神念解除了纠缠。

    鲲鹏那双恐怖的巨眼睁开,其内闪过少许杀意。

    【看来,只是依靠这些天魔,当真成不了任何事。】

    随之,鲲鹏展动那双巨大的肉翼,仿佛撑开了两方天地,肉翼轻轻一挥,身躯撞开混沌而去。

    该醒醒了,你们这些不敢面对大劫的逃脱者。

    另一面,火云洞中,李长寿与大禹帝君、轩辕帝君、伏羲氏,在大禹帝君山头的凉亭中,也在讨论着‘钓鱼’之事。

    “各位前辈可有对策,最好是能将鲲鹏引到玄都城附近,这次做好万全准备,将它一举拿下,永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