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五章 良心师弟,在线…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山顶大阵内的氛围,莫名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商国国都中,盛大的庆祝仪式还在进行,幸好洪荒还没‘我随便讲两句’的风俗,凡人载歌载舞,顺便解决下青年们的婚配问题。

    青年男女看对眼、打昏、扛走一条龙,人族老传统了。

    像卞庄这般英俊潇洒的青年若是没有法力护身,很容易在这种场合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但此时,卞庄没有闲情逸致去看这些,他道心有些震颤,震颤到忘记去欣赏那边光芒中包裹的美丽身影,而是错愕地瞪着自己的靠山。

    天庭权神,太白金星。

    什么叫忽悠?

    这就是忽悠!

    能把黑的忽悠成白的,能把弯的忽悠成直的,能把哭的忽悠成笑的,能把魔的忽悠成仙灵的!

    就这水平,绝对洪荒名嘴,辨古说今不在话下!

    卞庄突然就明白了,大彻大悟大明白的那种。

    面对太白星君,那西方教为何频频吃瘪,那些远古上古的人物为何纷纷折戟?天庭为何能有如今这般大好的局面?

    那不都是太白金星这张嘴,气吞山河给忽悠来的?

    就是……

    这结果,一时间让人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本该是洪荒生灵克星的域外天魔,竟也在太白星君出嘴的情况下,被直接度成了得天道认可的善良女仙,瞬间更改了生灵形态。

    甚至,此刻似乎还对指引她走出迷津的太白星君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这就略微有些……有些……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这让卞庄下意识回想起自己追随星君大人这些年,到底有没有被星君大人用什么神通法术忽悠过,怎么就这么死心塌地、不敢违抗星君大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回想了小半天,卞庄终于确定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打心眼儿里怕太白星君,跟太白星君的忽悠神功没什么直接关联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他还不够格。

    大阵内,卞庄看了眼另一个角落中站着的酒玖,默默躲在敖乙身后,等待着那边保持沉默的四位大佬开口。

    此刻,李长寿的纸道人、玉帝的化身、大法师的仰慕者孔宣、后土娘娘的七情化身转世身,正站在那‘变异天魔’身侧。

    荃峒、孔宣、七情少女,正挨个检查这天魔少女的状态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都发现了此事的不同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他们四者交换了个眼神,各自朝侧旁退开,表情都有一些复杂,倒是李长寿最为淡定。

    毕竟这事的结果虽然出乎他意料,但过程全是他一手操作的,理解起来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,洪荒中,无论是先天生灵还是后天生灵在修行的过程中,或是因自身七情六欲影响,或是因自己道心执念,或是因元神受损遭了冲击,都容易产生心魔。

    何为心魔?

    李长寿对灵娥讲道时曾提过,心魔的产生,可以理解为炼气士对自身的自我怀疑与自我否定。

    李长寿曾经断言,有琴玄雅这种性格的仙子,一辈子跟心魔无缘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被打脸,但也确实是因她当时的感情问题这一诱因,进而产生了自我怀疑,导致心魔的诞生。

    何为天魔?

    域外天魔泛指各类对洪荒心怀不轨,且不断试图侵入洪荒的混沌生灵,大多是由当年开天大劫漏网之鱼的先天神魔造化而成。

    像此前的‘杜书仁’,今日的‘梅雯画’,都是能够侵入仙人道心,诱发、融合洪荒生灵心魔的混沌生灵。

    他们本身诞生于天魔尊者,似是由天魔尊者分化而来。

    在李长寿对杜书仁的切片研究过程中,就已经确定了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——单个天魔,也是由单个真灵构成。

    已知,混沌海先天神魔与盘古大神同一种跟脚,都是由无数真灵聚合于残缺无序大道之上,而诞生的强大生灵。

    那天魔尊者应该是有一种神通,将构成自身的真灵再次分裂出来,化作这些形态各异的域外天魔,自身大概率是能在混沌海中再次汲取真灵,从而源源不断产生新的域外天魔。

    干掉天魔尊者,就能将域外天魔的问题彻底解决?

    李长寿有过这般设想,但最后得出的结论,其实是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要解决域外天魔,最根本的举措是融掉天魔尊者的大道,否则依然会诞生下一个天魔尊者。

    在了解这些的基础上,再去看梅雯画所产生的‘变异’,其实也算有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洪荒生灵由真灵与洪荒天地间的大道共鸣诞生,生命本质与天魔相同,洪荒生灵的心魔大多诞生于元神深处,能影响到生灵性情、放大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天魔本身就有产生心魔的可能。

    梅雯画在七情之力的作用下,被李长寿忽悠到了完全的自我否定,产生了类似于心魔的‘圣念’,种种条件已经巧妙达成。

    又因梅雯画本身‘构造’不太稳定,在真灵与原本残缺大道产生较大波动、分裂时,被洪荒天地间道则直接同化,化作了接近洪荒生灵的灵体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虽还有一二分疑虑,但总体理解了这般情形。

    就是……

    看今天几人的架势,他这段典故,怕是又要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嗯,别让昆仑山广口宝瓶道人知道就行。

    “长庚,”荃峒小声嘀咕着,“这事也太玄乎了些,虽然本元帅感受到了天道之力,也探明了此事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但终归……也太过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孔宣却道:“好纯净的善念,这个灵体似乎还得了天道庇佑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应该是天道对她也有些感兴趣吧,我也不曾想,在天魔心底种下心魔,竟然还能有这般功效。”

    荃峒赞叹一声:“若如此,域外天魔之危,可解矣。”

    “先说好哟,”七情少女在旁竖起一根手指,慢慢摇了摇:“我可不能随便出手,七情平衡一旦被打破,问题比域外天魔更麻烦呢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笑着问:“可否让小哀出来?”

    “那考考你,”七情少女对李长寿眨了下眼,笑容满是纯真,“你猜猜,现在我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欲。”

    “呃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李长寿嘴角一撇,淡然道:“女娲娘娘为你塑造这般躯体时,我一直在场,自是观察了一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欲之化身闻言,故意轻轻咬了下嘴唇,目中略带慌急、脸蛋满是羞涩,还下意识捏住自己长裙的领口,小声道: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对你,岂不是没有什么任何隐秘可言?”

    李长寿面露无奈之色,侧旁荃峒也是略微皱眉。

    欲之化身翻了个白眼,轻哼了声,闭上双眼,天地似乎都随之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唉,”小哀轻叹了声,“我太难了,还要被他们取笑,还说以后在你面前都让我来应对,明明我跟你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朋友什么的都是假的,人家的故事结束以后,一次也没主动来看过。

    唉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顿时有些小尴尬,也不知该怎么跟小哀解释。

    毕竟是自己做的不对,因顾忌外面不安全,能不出门就不出门,毕竟只要自己一动,就容易招惹因果。

    孔宣见状,在旁主动帮李长寿解围,言道:

    “莫要这般觉得,长庚是真的忙碌,据我所了解,便是云霄仙子的三仙岛,他都极少主动前往。”

    旁边荃峒点点头,“不错,此事我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小哀颓然一叹:“朋友什么的,果然没什么重要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”李长寿赶紧开口,打断小哀越发浓郁的哀思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般,若不及时拉开话题,就会陷入越发悲哀的怪圈中,无论是什么话语,都能产生悲观解读。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小哀,可否请你再出手一次?

    我想确认下,这个天魔是否真的是产生了心魔,别是想瞒天过海反忽悠了你我。”

    小哀柔柔地答应一声,扭头走去了那在半空缩成一团的少女身旁,悠悠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抹浅灰色的波痕朝着少女包裹而去,并未影响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孔宣问:“你是否想用此法,去解决域外天魔的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李长寿笑道,“若是能将此事解决,师兄也可逍遥自在一些,不再被困在玄都城中。

    师兄对我恩重如山,我也只能做这些事报答了。”

    玉帝在旁笑道:“待天庭壮大了,也可派兵驻守,天将轮流镇守玄都城。”

    孔宣却微微皱眉,目中略带思索。

    她似乎在犹豫什么。

    本是杀伐果决、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她,倒是极少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李长寿仿佛能看透她心事,笑道:

    “而今大商已立,人皇气运成型,也非谁都能随意动的了。

    不如这样,天庭接下来派兵驻守中神洲与南赡部洲边界,再于凡俗设立巡查特使、除妖天师,由天道庇护商国。

    这般,道友你便不必死守此地,也可去玄都城中助我师兄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荃峒在旁正色道:“玄都城局势又告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局势十分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暗自给玉帝陛下点了个赞,不愧是天庭最佳君臣搭档,老默契了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,这次出现了天魔异变,或许会直接激怒天魔尊者。

    八十年前玄都城告急时,鲲鹏与四五位先天神魔威压玄都城,我师兄守在洪荒入口前,长发披散、法力近乎耗尽,靠着太极图支撑才未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师兄的背影是那么坚定……

    我们前去支援,师兄也担心我们着了天魔的道,自己拿过乾坤尺,一力击退鲲鹏在内众混沌生灵,那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一言难尽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否去那?”

    孔宣向前迈出一步,凤眼中带着几分急迫,“太清圣人可允许,我去那助他一臂之力?

    我那五色神光,可在混沌海中将混沌气息化作五行灵力,在混沌海中我非但不会受影响,反倒可以有取之不竭的法力!”

    李长寿眼前一亮,孔宣目中满是迫切,恨不得立刻飞过去。

    但,李长寿此刻非但没有着急,还想在今日,就给师兄和孔宣之事,定个性、敲个钉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玄都城事关重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面露迟疑,侧旁荃峒见状,心底顿时知道,自己的长庚爱卿又开始算计什么。

    该配合演出的他在尽力表演,目中满是忧色,不断沉吟制造背景音。

    “我问一问老师吧,”李长寿道,“玄都城毕竟是道门圣地,也在天地之外,还是请示下老师较为稳妥。”

    荃峒道:“这就去九重天外?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般麻烦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袖袍一挥,一幅空白卷轴在面前迅速铺开,而后提笔作画,长发与手臂上下飞舞,直接画下了太清骑牛图·度仙门供奉版本。

    随后,李长寿用仙力将这幅画摆在面前,拿出蒲团、香炉,点了三炷香、在蒲团上老老实实跪下,朗声道:

    “老师在上,弟子长庚!

    为防止玄都城再出现此前那般窘境,弟子想请孔宣道友去天外协助师兄。

    若老师允许,请老师降下一二信物,如此也可让师兄明了此事!”

    李长寿话音刚落,那圣人画像就飘起了一角,其内显出一缕缕玄妙晦涩的圣人道韵,让在场众仙齐齐一惊。

    龙吉赶忙向前,在李长寿身后跪下,敖乙、卞庄立刻向前行礼,荃峒也对着画像做了个道揖。

    正此时,乾坤毫无动荡,但孔宣面前出现了一道小小的漩涡,两颗散发着七彩流光的灵丹,落到了孔宣面前,被她抬手接住。

    九转灵丹!

    有别于老君炼制,不同于能活死人、肉白骨的九转金丹,这两颗灵丹蕴含纯粹的太极无极道,且散发先天圆满之意。

    一颗,就可令凡人白日飞升,羽化天仙!

    这般单纯增强对大道感悟,且有醍醐灌顶效果的灵丹,天地间怕只有能够扛起天道威压的太清圣人才可炼制。

    而这两颗丹药,更是成于远古,用一颗就少一颗。

    在如今天道限制下,万物都有均衡,这丹药也是。

    若凡人用了这般丹药,天道便会锁死他修道路上向前的路径,这般丹药在如今的天地间,对于有金仙之姿的炼气士而言,其实是变相的毒药。

    可若给凤族用上,搭配孔宣手中的始凤真血,便能直接培养出两名金仙境的凤族族人!

    太清圣人这波,可不只是给了信物这么简单,聘礼怕都是给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孔宣并未多犹豫,将这两颗丹药收入袖中,而后双手于不堪一握的腰身前交叠,对着画像躬身行礼……

    “嗯?阿嚏!”

    玄都城城头,正枕着乾坤尺、披着太极图,躺在柔软舒适蒲团上的某位道门大师兄,迷迷糊糊地蹭了蹭鼻尖。

    有了长寿设计的这套复合大阵,大法师腰也不疼了、腿儿不酸了,外面的天魔也不敢乱聚集了,觉终于睡安稳了。

    然而大法师所不知的是,就在同一时刻,南赡部洲商国都城城外山岳的山顶,李长寿正将一枚玉符、一颗宝珠、一些小玩意交到孔宣手中。

    那玉符记载了一门神通;

    说是神通,其实是一整套法门的前半部,李长寿此前刚刚用过,利用本源蜃气建造幻境、而后侵入幻境中。

    这神通就是侵入对方心底幻境所用,也可用来进入对方梦境,李长寿给它起了个很浪漫的名字。

    ‘他梦通’。

    那些小玩意也没别的,就是些两人和三人可玩的各类棋牌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李长寿也不敢多做太多,唯恐被孔宣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毕竟他也只是个小师弟,能帮师兄做的,也只有这么多了……很惭愧,又是一点微小的工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孔宣还要将商国的防务交接给天庭,才可放心赶去玄都城中。

    其实随着商部落崛起,作为商部落图腾的凤族,本身气运也已恢复到了能够让天地允许凤族有后的程度。

    孔宣身上的使命,只剩为凤族延后。

    ——用始凤真血改造飞禽。

    对李长寿,孔宣心底满是感激,虽孔宣一直没有表达过这些,但每次李长寿有所请,她必然有所应。

    孔宣去玄都城协守这件事,就这般拍案定下,他们几个的注意力,还是放在那只异变的天魔身上。

    小哀释放了半日七情之力,那异变天魔的‘道心’被完全攻破,展露在几人面前。

    让李长寿都感觉错愕的是,这异变天魔切开,真的是白的。

    梅雯画此刻已经不在乎,她此前是否是被掳走的洪荒生灵,她心底只有悲悯,只有同情,同情那些与自己有共同遭遇的域外天魔。

    此刻唯一的信念,就是去解救自己的同族,让同族摆脱枷锁,摆脱被奴役的命运。

    他们的命是母亲给的,可以被母亲随意收回去,但他们也是真灵化生,也有自己的尊严。

    一定,要给域外天魔,带去希望之花,带去自由之果!

    让域外天魔站起来,掌握自己的命途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根本不想进入洪荒天地,他们最爱的,还是在混沌海中开心地舒展身体……

    窥见了这些,在场众仙人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荃峒沉吟几声:“星君到底做了点什么?这是完全……完全……”

    卞庄小声道:“就跟咱们炼气士的心魔多是恶念一般,天魔的心魔,竟是善念?”

    孔宣问:“可是要将她带去玄都城?”

    李长寿并未回答,只是闭目凝神,很快就道一句:“暂时不可让她去天外,我想带她先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荃峒纳闷道:“要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火云洞,”李长寿道,“让几位人族先贤琢磨一下此事,看是否有一劳永逸解决域外天魔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荃峒面露恍然,角落中的酒玖却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她怎么感觉,长寿刚刚,好像撒了谎……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