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四章 天魔…瘸了。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它,天魔一族深入洪荒者,梅雯画……

    被俘了。

    身为母亲最喜爱的孩子,用洪荒的角度来理解,相当于天魔族群中的公主,圣者大人最满意的随从!

    竟在准备侵入洪荒炼气士道心的过程中,被人徒手抓住了!

    梅雯画承认,自己当时确实冲动了,因为发现了一个绝妙的寄宿躯体,觉得已然胜券在握,没有仔细感应,就趁着对方道心波动,径直冲上去了……

    但梅雯画当真没料到,竟有生灵,能将它本体随意捉住,从虚无之影中拉出!

    这超出了梅雯画对自身、对洪荒生灵的理解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“这次,多谢你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谁?

    谁在自己身旁交流,被自己探听到了这般对话?

    有女练气士的嗓音道:

    “这就是域外天魔吗?变成人形之后也挺好看嘛。”

    又有男子回应:

    “据我对天魔的了解,这应该是天魔的变种,而且本身品阶不低,这般外相不过是被人塑造而成……

    可否请你出手,试试能不能引动她被封印的七情?

    我想做点深入化的钻研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用跟我们这么客气啦星君大人!

    虽然您把我们扔在这里就不管了,但我们也不能怪你什么呢。

    毕竟可是多亏了您,我们才能在外面随意溜达呢。”

    “天庭事务繁忙,天庭事务繁忙,勿怪、勿怪……”

    ‘这是擒住自己的那个洪荒生灵吗?’

    梅雯画泛起这般念头,感知力已恢复了少许,开始全力感知周遭情形。

    有令自身反感的天道之力在周围流动;

    它似乎被封禁了起来,按照母亲设下的禁制,它的身体会自行幻化成洪荒生灵追求的先天道躯状态。

    当然,梅雯画的本体并不长这样;

    它最舒服的,还是一团灰蒙蒙的雾气形态,能够将身子在混沌海中随意伸展,像是张开一张网,任由那些道则的碎片刮过身体的每一缕雾气,从而产生一种无法想象的愉悦。

    这可不行呢。

    这种如同自我堕落般的低俗追求,不该出现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它是被圣者选中的仆从,原本没有名号这种多余的东西,不存在任何洪荒生灵的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它只会遵循命令,只会遵从母亲的意志,被母亲封印后追随在圣者身旁。

    但为了方便进入洪荒,圣者赐下了名号。

    梅雯画,一个很美的名。

    无数次愣神过后,梅雯画与三个同伴,被它们的圣者召唤了出来,得到了自己的任务。

    果然,是跟洪荒生灵有关。

    这次,圣者让它们潜入洪荒天地,附身于一些姿色出众的女炼气士身上,尝试接近天庭的太白金星,成为太白金星的身边人,然后等待后面的命令。

    梅雯画的进展,比同伴顺利很多,附身于一名女炼气士的道心后,直接抵达了洪荒五部洲之地。

    为了躲避天道搜查,梅雯画开始不断变幻寄身之所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的天魔,都以钻入炼气士高手的道心为荣,梅雯画却不挑剔这些;

    但凡有些灵性的生灵,它都可选择寄身其上。

    洪荒中也有它们天魔一族的眼线,虽然之前被那该死的神兽谛听打掉了一些,但依然存留残部在运转。

    梅雯画得到消息,在今日,这些凡人汇聚之地,很可能会有天庭的仙神现身。

    果然,早几日就来此地潜伏的它,感应到了一批天庭仙子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无比顺利,天道似乎也并未察觉自己的踪迹。

    呵呵,洪荒天道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正当梅雯画试图寻找合适的仙子道心寄身躲藏,却苦于那些仙子周围,天道之力太过浓郁,自己无从下手……

    突然间,梅雯画感应到了侧旁,似乎有天仙境炼气士的道心出现了较大波动。

    根据它们一族的秉性,遇到这种情形,自是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钻入洪荒练气士的道心,一点点蚕食他们的意志,最后将他们的元神当做美味的食物……

    没有什么,比这更让天魔钟爱了。

    哦,除了在混沌海中展开本体,接受道则碎片刮蹭这般令魔堕落的行为。

    没有天道之力加持的阵法,对梅雯画毫无威胁,很快,它就寻到了那个目标。

    看到道心波动者的那一刻,就算是无心的天魔,梅雯画也被狠狠震颤了一瞬。

    这,就是洪荒生灵的造化吗?!

    梅雯画也算是‘洪荒通’,接受了母亲天魔尊者分享的、与洪荒有关的无数讯息。

    洪荒的一般道理它都懂,但为什么就这么……

    决定了,就是她了!

    自己执行最终计划,去勾引太白金星时要用的道躯,就是她了!

    没有人能拒绝她的主动!

    当时,梅雯画无比兴奋。

    梅雯画不知为何,本该没有任何生灵情感的它,当时莫名兴奋了起来,以至于奋不顾身,迫不及待想要钻入这个女炼气士的道心中。

    ——阴影渡魔,这是天魔附身较为常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快……快成功了吧。

    梅雯画的喜悦被无限放大、乐观到完全盲目的一瞬,却有一只小手从旁抓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为何自己会被直接擒住?

    当时又为何,会有那种天魔本不该存在的情绪波动?

    为……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温和的嗓音传来,梅雯画感觉周围的封禁被解开了少许,让它恢复了感知能力。

    随后,梅雯画立刻做出判断,模仿洪荒生灵的‘身体’,故意流露出几分虚弱,慢慢‘睁开双眼’。

    天魔观察周遭都是凭借感知能力;

    但此时为了活下来,继续执行圣者交代的任务,梅雯画会不惜一切代价,利用自己所有的优势!

    ‘眼前’是个白眉白发的老者。

    对方身着素白道袍,端坐在一只矮桌之后,手中捏笔似乎在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这气息!

    这道韵!?

    与圣者烙印给自己的气息道韵,竟然不差分毫!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太白金星?

    周遭是浓郁的天道之力构建而成的阵法,梅雯画感觉自己像是被关到了天道设下的囚笼中。

    果然是太白金星……

    老者头也不抬地缓声道:“鲲鹏的手下?”

    梅雯画此刻有些懵,一时竟忘了回答。

    疑似就是自己目标的老者又喃喃道:“如此像洪荒生灵的天魔当真罕见,标本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。”

    “您、您是太白金星吗?”

    梅雯画小声问着,嗓音竟是出人意料的柔弱。

    搭配上它此刻的形象,足以让大部分炼气士怦然心动……

    但李长寿眉头紧皱,此刻已是开始思索某个深邃的问题。

    妖师鲲鹏……

    是个老色批?

    因为这口爱好,所以跟浪前辈搞一起去了?

    不然,鲲鹏培养个天魔,形象塑造的这么……这么勾魂摄魄的作甚?

    这域外天魔此时保持着人形,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危险感,身体似乎就是实体,李长寿刚才还戳了下她的手臂,触感很鲜明。

    高挑的鼻梁、略显狭长凤眼、蓝宝石般的眼瞳,精致的五官搭配出了一种天成的妩媚,甚至还有几分圣洁之意。

    跟此前那些乌漆嘛黑的天魔本体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唯一不足的是,她肌肤是真的雪白,雪白到有些刺眼,少了几分晶莹。

    ‘心魔’类型天魔与‘类生灵’类型天魔的结合物?

    尤其是,她此时身上只是穿着单薄的裙衫……

    鲲鹏和浪前辈,不至于连域外天魔都不放过吧?

    这也太……

    自然,面对这般外魔,李长寿道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有点想切片研究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必须从这个天魔口中拷问出前因后果,这次的事态无比严重。

    域外天魔竟找酒师叔下手,鲲鹏的情报体系莫非已经深入了临天殿,这般自己一直隐瞒的底牌之中?

    域外天魔能够侵蚀炼气士道心,鲲鹏确实是有能力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故,李长寿此刻表面平静,心底却在疯狂思索,该如何撬开这只天魔嘴巴。

    这还是少有的,李长寿感觉自己在‘情报工作’上被压制了。

    面对鲲鹏的胜算,因此急剧下降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李长寿温声问着,又道:“不必害怕,我怀疑你本身是洪荒生灵,只是被心魔侵蚀道心,又被大神通修改了自身记忆。

    我是天庭太白金星,想必这一点你已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步:【故布疑阵,攻人攻心。】

    这外形姣美的天魔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洪荒生灵、被心魔侵蚀道心、又被大神通修改了自身记忆?

    梅雯画差点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自己是由母亲的本源之力构造而成,专为今日而生,这点毋庸置疑!

    但梅雯画颤声说着:“真的吗?可是,母亲怎么会骗我,圣者也不会这般骗我的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演技感人。

    “你看,”李长寿手中仙力凝成一把匕首,手指轻轻挥舞,划过了这天魔的手臂,一抹嫣红悄然滑出。

    这次,天魔当真是愣了。

    梅雯画看着手臂上的伤痕,以及那一滴滴渗出的鲜血,还有微微的刺痛感……

    自己,怎么会有这些?

    李长寿继续在面前的卷轴中写写画画,心底微微一叹,不等这天魔仔细辨认,再次抬手划过,将天魔的手臂伤痕复原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,不是天魔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嗓音带着几分不确定,“我可以对你言明,我与鲲鹏、也就是你口中的圣者立场对立,你落在我手中不会有任何逃脱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我对你这般状态很感兴趣,想做一些关于生灵本质的钻研。

    我不会让你说任何有关你们计划之类的讯息,那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我大概都能推测到,无非就是鲲鹏派了你们进入洪荒天地,试图接近我,对吗?”

    眼前天魔双目无神,但李长寿能感觉到,它正‘目光复杂’地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第二步,倒是稳稳迈出去了。

    天魔默认了‘你们’的说法,换而言之,还有其他同伙。

    第三步:【合理推测,混淆视听。】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将手中毛笔放下,“与你自身有关之事,我看能否能帮你找到一些线索。

    若你原本是被害的洪荒生灵,我未尝不能饶你性命,只是将你封印。”

    天魔: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囚笼般的阵法中,李长寿开始了一场特殊的问话。

    正如他刚才所言,他完全不去打探有关鲲鹏的消息,也不问她们此行的目的、计划。

    一切话题都围绕这天魔本身展开,每当这天魔开始坚定自己是域外天魔时,李长寿总会给出新的暗示。

    比如,划破手臂会流血且感觉疼痛;

    自己本该没有任何情感,此刻却泛起一种悲凉之感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它竟然感受到了一种被理解后的欣喜,被关注时的满足……

    这些本该是它可以利用的、洪荒生灵的特征,在它身上一步步实现。

    为何如此?

    其实很简单。

    视角若渐渐拉远,越出‘李长寿’与‘美天魔’所在囚笼,便会进入一片漆黑之中;

    视角再向外拉远,会飞出这‘天魔’此刻先天道躯状本体的胸口。

    在那山顶上,孔宣此前布置的大阵中,李长寿正盘腿而坐,左掌托着一只宝珠,右手并起剑指,对准了面前被封禁的天魔‘少女’。

    宝珠中,封禁着一缕李长寿当初在修罗古城收集的‘本源蜃气’。

    在李长寿和梅雯画身侧,七情静静站着,配合着李长寿传声,时不时变化一个情绪。

    这就是忽悠这天魔的第一步:

    【七情幻境,魔心种魔!】

    就连最开始故意让这天魔听到的对话声,也是巧妙设计,做了大量的铺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李长寿、七情少女、与那天魔‘梅雯画’所处的阵法之外;

    数十名天兵用仙力做成隔绝结界,将这座山头上的异样隐去,玉帝化身此刻躲藏在空中并未露面,敖乙、卞庄与龙吉公主就守在幻阵外侧。

    此刻,酒玖正背着手,站在外层大阵的角落中。

    她跟这几个天庭红人也不熟,刚才也得了李长寿传声,绝对不能暴露自己临天殿圣女的身份,眼下就以七情少女的好友、度仙门仙人的身份,站在此地。

    慌,就很慌。

    刚刚听到小寿寿传声时,酒玖感觉自己道心嗡的一下,就像是炸了锅一般,整个人晕晕乎乎,有点摸不着北。

    还好,他的化身赶来后,忙着去处理那域外天魔之事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……

    自己道心不稳到,竟然能吸引来域外天魔,当真是有些、有些……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酒玖抬手扶住额头,一咬牙、一跺脚!

    哼,大不了就说自己是缺酒了回来的,重整旗鼓,下次再战!

    随后,酒玖就打量着今日盛装外出的龙吉,也知龙吉是李长寿的弟子,有意去结交亲近,但多少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自己该说什么?

    总不能说,自己是长寿的师叔,快喊声师叔祖来听听?

    算了,下次准备充分了再来过吧。

    起码换上自己那些漂漂亮亮的衣服,那样才有点威逼师侄就范的意思嘛。

    酒玖被不远处的动静吸引,抬头看去;

    却是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敖乙,抬手将另一名天庭天将的脖子勾住,狠狠地朝地上一砸……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天将还打架吗?

    此刻,敖乙正传声骂道:“谁也敢多看!这是教主哥哥的小师叔!”

    卞庄连连拍地求饶:“明白了明白了,我真没什么歪念头,纯粹是惊讶、惊讶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敖乙面色不善地站起身来,卞庄幽幽一叹,爬起来各种欲哭无泪,却是半点仙识都不敢朝酒玖弥漫而去。

    龙吉微微皱眉,轻声道:“两位将军,此时虽在阵中,但还请注意天庭威仪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敖乙与卞庄抱拳答应一声,同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此时,三人面前的阵法光壁缓缓溶解,李长寿与七情少女一同迈步而出。

    龙吉忙称师父,敖乙和卞庄低呼星君。

    七情少女嘟着嘴角、幽幽一叹:“可累坏我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扭头看了眼依然沉浸在幻境中、保持着先天道躯模样的天魔,目中略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刚刚,好像忽悠的用力过猛,七情之力也过分浓郁了……

    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,这毕竟是域外天魔,一种比起洪荒生灵,更接近真灵与道则的生命形态。

    且观察一阵,应该很快就会出结果。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对几人点点头,便径直朝酒玖走去;

    酒玖莫名有些紧张,下意识站直身子,对李长寿露出几分师叔的威严。

    她再怎么样,也是师叔来着!

    “你怎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星君,如何了?”

    头顶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喊,李长寿抬头看去,却见玉帝化身荃峒驾云而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道:“已打探清楚了,是妖师鲲鹏的计谋,要用这般天魔引我入混沌海中,还以为我是什么好色之徒。

    当真,感觉自己被小瞧了些。

    这天魔的名号也颇为有趣,还是鲲鹏给取的,叫梅雯画。”

    “梅雯画?这名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呃,没事。”

    荃峒眉头一皱,落在山顶后,凑近李长寿,传声道:“这位仙子又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李长寿忙传声回答:“陛下,临天殿圣女,我在度仙门的小师叔,临天殿能发展如此迅猛,她居功甚伟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荃峒传声笑道:“我还以为长庚你有这般多姻缘……有琴将军就很不错嘛,道侣太多了,那也不好看不是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:……

    总感觉玉帝陛下是在玩内涵。

    他正要为酒玖引荐一番,身后的幻阵中突然出现一些不同寻常的波动。

    一抹抹纯净的灵力波动荡漾开来,如波浪一般、纯白色的光芒冲开内层幻阵,朝周围跌宕开来。

    圣洁、纯粹、没有任何杂质,代表了善与真的数条大道,在与这些光芒共鸣!

    这?

    众人看向阵法之内,却见那依然被禁制封禁的天魔少女,此刻正十指交扣,窈窕的身形漂浮而起;

    一抹白光自它额头绽放,身周先是涌出一缕缕黑气,这黑气瞬间被白光净化。

    满头青丝飘舞间,它身上像是燃起了白色的火焰,火焰瞬息间燎过,为她换上了白净的长裙,原本苍白无血色的肌肤,此刻竟散发出了淡淡的柔光……

    一束光芒自高空落下,夹带着浓郁的天道之力,照耀在她身上,似是为她稳固住了这般躯体。

    那狭长的眼角,两滴眼泪划过,背后出现了一圈柔和的白光。

    塑成仙灵体?

    她低喃道:

    “我要去救它们,不能让它们再被欺骗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整个人有点懵。

    当天魔产生心魔,还能有这般小惊喜?

    侧旁,几道视线却缓缓挪到了他脸上,整个山顶落针可闻、几位仙人化作石塑般,一时只剩那圣洁之光闪耀……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