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乙开商!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用纸道人扮作老神仙模样,李长寿特意修正了下太白金星的形象,加了些飘逸的胡须。

    这样自己能在不想说话时,用抚须这个动作,增加点肢体语言。

    出得太白宫大门,各处尽是低头行礼的身影。

    李长寿招来宫前值守的天将,温声道:

    “且去瑶池寻龙吉殿下,让她带人去南天门处做些准备。”

    虽龙吉是他弟子,但不当着龙吉的面,对旁人称起龙吉时,李长寿便会加‘殿下’二字。

    稍后商国建立的祭天大典,天庭自是要显露些异象祥瑞,刚好也让龙吉去磨练磨练。

    说起商国,李长寿下意识想到的自是封神大劫。

    但封神大劫只是假借商末的乱局,将发于人族的大劫因果,落回人族之上。

    大商的建立,真正的意义还是在于仙凡分离的体系构建。

    这是李长寿自证均衡大道的基础,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修行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年,李长寿没有在这件事上耗费太多精力,也只是在最初做出了安排;

    但在天道暗中推动下,在孔宣大姐的守护下,商部族已完成了数次蜕变,满足了李长寿设计的三界体系中,对‘凡俗基石’的需求。

    仙人鬼,妖魔灵。

    凡人得天道庇护,仙神秉天道而行,妖魔不乱凡俗,轮回六道有序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长寿亲手推动的三界秩序。

    而李长寿做此事自有几重深意,在他看来自己并没有任何高尚之处。

    无非,还是为了自身修行。

    遥想盘古开天地后自甘陨落的胸怀,再有道祖为护洪荒阻止浪前辈而以身合道的魄力,自己做的这点小事……

    微不足道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嗯,稍后就这么想,别没事在心里提浪前辈,把赞扬道祖师祖的语录常挂在心头,兴许自己的功德金身还能抢救抢救。

    一路被人嘘寒问暖,行至凌霄殿前,‘凑巧’遇到了面露忧色、心事重重的东木公。

    李长寿会意,主动停下身形,待木公临近,含笑道:“木公这是怎了,为何愁眉不展?”

    东木公挤了个难看的笑容,低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长庚,那西方教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默默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不愧是天庭老臣,近百年都不曾放松警惕,实乃我辈楷模。

    “木公其实不必如此忧虑,”李长寿正色道,“你只需常伴陛下身侧,何来艰险之说?”

    “唉,”木公传声道,“一想到圣人之威,心有余悸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问:“西方教最近可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与长庚此前所说完全吻合,”东木公道,“西方教开始打压仙盟,并在中神洲各处散播天庭谣言……

    就差我这一块还没应验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思索一阵,好像自己高估了木公的道心。

    这般下去,若是出现什么魔障,那就有些弄巧成拙了。

    “木公,”李长寿道,“咱们先进凌霄殿,莫要让陛下久等,木公且等我几日,稍后我去府上拜访,咱们把酒言谈。”

    木公的笑容总算自然温和了许多,与李长寿互做道揖,而后同时伸左、右手做请,一同入了凌霄殿。

    此正是:

    天庭大兴正此时,木公太白两相和。

    暂不提李长寿进了凌霄宝殿,与玉帝禀告南赡部洲商国今日建立之事。

    且说瑶池中,那太白宫中的天将匆匆来报,自有仙子送信到了龙吉居住修行的仙阁中禀告。

    本是在窗边面对着那如镜般的水面出神的龙吉,快步走去了梳妆台前,看了眼提前几日已收拾好的妆容,又拿起晚霞之精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她的住所,也算是瑶池中最为雅致的几处之一,仙阁后有三十六如镜的宝池,不远处便是王母娘娘所住暖阁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龙吉刚才出神,也并非是想到了什么,单纯是无事可做时的发愣。

    少顷,龙吉身着一身灰白鎏金宽袖长裙缓步而出,一双宽袖合则为仙鹤祥瑞图,这灰白长裙藏了金缕凤纹,本身也是一件防护类灵宝。

    师父让自己今日好好打扮,她自是细致地装扮了一番,长发束起云鬓、更显脖颈修长,耳垂挂两只浅红坠,宛若点睛之笔,让人一眼便会被她身形容貌吸引。

    驾云向前行不过数里,王母娘娘安排的两队仙子提着花篮向前,与龙吉躬身见礼,跟随在龙吉身后,一同朝南天门而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今日的天庭‘颁奖’队了。

    龙吉与数十名仙子抵达南天门时,一眼便见自家老师,立刻迫不及待加快行云。

    但随之,龙吉就看到了今日领兵的天将,又瞬间挺胸抬头、凹出近乎完美的身段曲线,面容严肃、眉目清朗、呼吸匀称,整个人打上了‘端庄’的标签。

    那天将自是荃峒无疑。

    荃峒与李长寿身后还站着两道身影,左侧是天河水军副统领、领太白宫第二守将敖乙。

    右侧就是天庭最浪的仔,在被天河水军除名边缘的副统领,做不好天庭差事就要回家继承‘家族’连锁企业的卞庄。

    敖乙渡过金仙劫后越发雄姿勃发,人形时个头都长了两寸,但面容依然是清秀少年郎,此时披甲持剑,端的是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卞庄此刻低眉顺眼老老实实站在那,大气不敢喘,生怕自己被星君大人突然点名。

    天天琢磨‘直播’效果不思修行,这么多年修行速度在天庭天将中只能算是中上,前有敖乙对比,后有金鹏威压,卞庄此时虚到不行。

    ——此处指心虚。

    金鹏去驰援最近战况不利的仙盟,李长寿这次并未招他回来。

    龙吉驾云行至,向前款款欠身行礼,用那百灵轻啼般的嗓音问候:“龙吉拜见老师,见过荃元帅。”

    荃峒含笑点头,李长寿温声道:“今日辛苦你了,且在荃元帅身后跟随,稍后待那商国行祭天之事,再撒落天庭福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龙吉与身后的仙子们齐声答应,跟在李长寿与荃峒身后,大批天兵天护持在他们左右,一行浩浩荡荡飞出南天门。

    分布在各处的十多只纸道人仙识扫过,半个南赡部洲投影在了李长寿心底。

    而今,海神教的作用越发微小,香火功德的进账越发缓慢,似乎被天道‘限流’,摆明了是要继续卡他功德金身。

    李长寿也有意,找个机会将海神教让给龙族;

    最好是龙族有龙犯事、天庭对其施以惩戒后,再给予龙族好处时,将海神教转过去,为龙族改改运。

    打一铁棍子给个酸枣,很普通的折磨之道。

    南赡部洲太大,大到此前人族的各位人皇,都未能真的‘一统天下’。

    今日的商国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从南赡部洲东部起势,经过两百年向西蚕食、吞并、征服,占住了南赡部洲居中繁华地带,此时疆域也不过是占了南赡部洲的四分之一。

    其治下,生灵不计其数,凡人浩如烟云,城郭无算、兵甲无算。

    今日商部族改立商国,周遭有数百方国派使者进贡,共尊天下共主,此为新一代人皇。

    在凡人的视角中,商国势无可挡,可随意覆灭任何城池、国度,唯一阻碍他们行军的,只是路途远近。

    在普通炼气士眼中,商国这是聚起了人皇之势,背后有天庭扶持,算是天庭的‘香火神国’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能体会到天地大势的大能大神通者,才知这商国意义非凡,人皇气运也在影响天道运转。

    但,商国并非就全是‘益处’。

    首先便是商国的制度。

    商前身乃东胜神洲一小国,在李长寿的安排下,在天道的护持下,方才有了今日的境地,但他们本身的制度,还保留了国主、贵族、奴隶这一套。

    商国的努力多来自于战俘,境内凡人也因出身不同,分为上中下三阶,奴隶不入阶位。

    相对于自上古之后,已自行发展、演变了许多年的南赡部洲众‘制度先进’的城郭,商部落的征服之路,大部分都算是‘野蛮征服文明’。

    但正是因为这种上下等级森严的制度,配合唯一的晋升渠道——从军,才让商国军队保持了较强的战斗力,能迅速推进到南赡部洲中部区域。

    在天道背后推动之下,今日商部落改商国,也会做出一系列适应当前疆域的改革。

    当然,商国也有其相较其他方国部落,较为‘开明’的一面。

    商国尊祖先、祭祀天地,不祭祀具体神灵;

    商国之内无男尊女卑的说法,女子可入军务、可领军征战,文臣虽多是男子,但在商国中拥有较高影响力的祭祀、占卜师,都由纯净之身的女子担任。

    且在商国权贵中,以女子为‘家长’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这一点,其实源于商部族对一位祖先的崇拜。

    没错,便是当年救下了‘契’母子的有琴玄雅。

    国主、神权、权贵形成了一定的制约关系,从而保证商国内部清明,能够统御如此广阔的疆域。

    李长寿将这些看在眼中,并不想发表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在洪荒中批判商国的奴隶权贵制度……是不是过分了点。

    事物都需循序渐进的发展,这些都有天道在背后安排、推进,他只需在合适的节点做一些合适之事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卡着时辰,天庭一行已抵达商国那宏伟之极的国都上空,并未显露行踪。

    商国国都居中建了一座四方高台,高台高过数百丈,呈梯田状,每一层站满了商国贵族、将领,城中那四条宽阔的大路、高台周围的屋顶,跪满了凡人身影。

    城外的原野上,大批今日被暂时驱逐出城的奴隶们,也在大军的监视下,老老实实蹲在各处,等待城中大典结束。

    城内城外各处飘满了商国的玄鸟旗,数不清多少凡人都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玉帝化身荃峒对李长寿传声感慨:

    “长庚,凡人多愚昧,教化之路任重而道远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传声回道:“陛下当徐徐图之,天庭立于洪荒之中,陛下不失为众生谋福之本心,人族自安矣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还趁机教训起吾来了。”

    荃峒笑着摇摇头,李长寿忙传声解释自己并无此意。

    西方,高台最顶端,带着一些鬼怪面具的祭祀之女,跳完了一整套祝祭之舞,高台正北方,那名身着黑色华袍、手持权杖的商国之主,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汤。

    李长寿传声道:“陛下,小神这就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荃峒顿时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随之,李长寿甩动手中拂尘,一道金光自清朗的高空飞来,落在商汤天乙头顶,照亮整座高台。

    那天乙嘴角露出几分微笑,镇定自若地继续迈步爬阶,面容更显威严。

    李长寿于云上频频出手,此前准备好的异象接连显现。

    四方天地显雷霆,五方诸神露虚影。

    待天乙抵达祭祀高台最高处,双手高举权杖,对前方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孔宣站于大城城头,一身浅白长裙绣着七彩神鸟,素手对着前方一点,一只神鸟凤凰的虚影出现在空中,在大城上空盘旋三周,冲入高空。

    漫天流光溢彩,一束束仙光自云中落下,三十六位仙女盘旋飞舞,龙吉踩着祥云缓缓落到半空,将一方天庭所铸人皇印玺赐下。

    城内城外顿时有数不清的凡人惊叹赞叹……

    天庭,凌霄宝殿不断震颤,九重天阙各方金光闪耀不停;

    五部洲各处祥云漫漫,一片片金光朝各处撒落,万灵尽无声。

    中神洲火云洞显出红中带紫的滔天气运,人族气运基石,自此更为稳固。

    自此时起,南赡部洲凡俗人皇受命于天,凡俗完全并入天道体系,南赡部洲受天道之力庇护,凡人需尊天庭,天庭香火自此昌盛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李长寿做了许多,但大部分都是顺水推舟,按天道的剧本行事,为自己捞点功德。

    大势不变,小事可改。

    李长寿其实也做了几件小事,影响了商国今日之局。

    因有琴玄雅的影响,而导致商国如今女子地位与男子持平,算是一件。

    废除人祭,令商部落在早期时祭祀就用牲畜,也算是一件。

    无他,举手之劳的小事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商国国都外,某座小山的山顶,两道身影躲藏在隐秘身形的大阵中,眺望着凡人大城那华丽地光影。

    酒玖身着短衫短裙,坐在板凳上,双手托着下巴,目光呆呆地出神。

    他来了吧,应该就在云里面了吧。

    侧旁七情少女穿着七彩渐变的长裙,学着酒玖的模样,托着下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又学我,”酒玖撇了撇嘴角,“你现在是小谁?”

    “小爱!”

    七情少女笑嘻嘻地应了声,“下个时辰才该小哀出来呢,你别急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急什么,”酒玖嘀咕了句。

    “急着诉苦呀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酒玖翻了个白眼,“本仙子快活的很,诉苦作甚?不过……唉,白先生说今天有可能能见到他现身,总归是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七情少女的手指轻轻敲打着自己脸颊,纳闷道:“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?直接去找他见面不就是了?”

    “此前他一直在闭关,哪里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酒玖哼了声:“待本仙子出手,那不是手到擒来!什么天庭权神,通通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少女沉吟几声,颇为认可地点点头:“有道理,毕竟是有师叔霸气加持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酒玖小手一挥,随后就略微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“呐,呐,可以再来一次那个吗?”

    酒玖眨眨眼:“哪个?”

    七情少女顿时摆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:“跟本师叔抢师侄的皆是!呜!呜呜!”

    酒玖俏脸通红抬手摁住少女小嘴,气急败坏、咬牙切齿,两人在阵法中一阵打闹。

    兴许是七情化身之‘爱’不小心露了些道韵,酒玖心底的那份相思之情被勾动,很快就垂头丧气,道心有些失守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应到了酒玖道心出现了较大的裂缝,一抹淡淡的阴影自大地上迅速游走,悄无声息飘到了山顶,朝酒玖的影子钻去。

    正此时,高空中端坐的李长寿微微皱眉,看向了这处山顶,双目神光闪烁,阵法无法阻拦他丝毫,目光直接落在那团阴影之上。

    酒玖在这,他自是知道的,也准备等此间正事做完,去跟玖师叔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他也纳闷,酒玖为何能跟七情转世身,建立起这般深厚的友谊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那团阴影似是心魔之影,与许久前在度仙门时,有琴玄雅遭遇心魔时的情形颇为相似。

    李长寿拂尘甩动,立刻就要打出一道金光,引动天罚之力将这心魔击碎;

    然而不等李长寿出手,酒玖身旁的少女轻咦一声,小手一拍、一引,顿时将一道黑影从酒玖身后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啥?”

    七情转世身表露出了些许好奇,那双妙目变成了七彩斑斓状。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