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二章 这只鲲鹏异常主动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自在盘古,万灵共尊。

    灵台中,李长寿的元神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无尽洪荒容不下一位盘古,无尽生灵再无盘古神踪迹,也只剩下开天之典故在世上流传。

    不由感古叹今,念及鸿钧道祖、天道、浪前辈,以及这世间的六圣。

    道无止境,但修道者有极限;

    盘古神所愿见到的天地,终究只是停留在了远古,当生灵踏上了圣人之境,自然而然会封锁后来者的路径。

    自己的均衡之道,又该在天地间如何自处?

    李长寿元神归于沉静,分辨着、消化着道心积累的感悟。

    ‘已经过去许久了吧。’

    他心底泛起这般念头,隐隐能感应到天庭太白宫无恙,天地间也没与自己有关的波动,故安心沉入悟道之境。

    天庭自有玉帝镇守,白泽在三千世界,自己身周还有师兄和道门几位高手,太极图、玄黄塔护持左右,更有一缕心神游离于身外……

    若这般修行还不稳妥,李长寿大抵也只能去太清观中找个理由蹭闭关了。

    盘古神陨落的过程,给了李长寿极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李长寿自问,换做是他在那个位置,断然做不到这般洒脱、坦然赴死。

    变革,哪有不流血的。

    这道理李长寿如何能不明,而今执掌变革之事的,是他这个太白星君,也是在时刻做好让旁人流血的准备。

    洪荒。

    天道。

    均衡。

    生灵。

    李长寿身周的血红色的云雾消散,那此前因《盘古观想图》而如潮涌一般的血气,也在玄体内归于静寂。

    肉身再强,不过斗法作用,决定不了自身战力。

    而对大道的感悟程度,道境高低,才决定了自身所站的高度。

    渐渐的,李长寿沉入大道之中,仿佛进入了一场名为开天辟地的梦境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不知岁月几何。

    心神多了几分扰动,李长寿睁开眼来,眼中尽是茫然之色,随后这些茫然迅速褪去,眼底神光闪动,玄都城各处出现闷雷声。

    大道震颤。

    这次闭关,道境虽未有较大的突破,但对大道的理解更为透彻。

    连带着,自己今后要走的路,也清晰地显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侧旁传来大法师的轻唤声,李长寿含笑点头,看向正在远处城头打坐的大法师,以及在自己身侧不过数十丈外静立的仙子。

    云霄嘴角绽露几分温柔笑意,对李长寿颔首示意;

    远处的赵公明与金灵圣母也一同朝此地飞来。

    玄都城大阵已成,其他几位道门仙已回返洪荒天地,并未在此地久留。

    李长寿掐指推算,惊觉自己修行已过七八十年。

    层次较低的普通权神,这时八成是忍不住问一声‘天庭可安稳’,或是问天地间是否发生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李长寿却知,这么问也是没结果的,反而会破坏氛围。

    于是,他温声道:“你一直在这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云霄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了,”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,云霄欠身还礼,感觉到了彼此间的尊重。

    这种尊重,对云霄来说其实较为重要。

    玄都城复合大阵,相对于小琼峰复合大阵,总体构造简单了许多,但却耗费了更多宝材。

    此阵更注重坚固性、以及对灵力的高效运用,短时间内大阵灵力的迅速转移。

    此处大阵的亮点,主要是在三种态势——防御态、攻击态、节能态之间来回转换。

    李长寿这次也没藏私,毕竟此地事关三界安稳与天地防御,自是不能掉以轻心,将自己的连环阵心得悉数交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算给自己相熟的这几位道门高手一点小赠礼。

    赵公明与金灵圣母向前来,李长寿拱手见礼,邀云霄与他们两位一同,赶去了大法师身侧。

    大法师笑道:“长庚,你设计的这般大阵当真不错,今后为兄可安稳睡、咳,安稳地镇守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劳苦,师兄劳苦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竖了个大拇指,这才问起自己闭关时三界有无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赵公明笑道:“就知你关切这个,老哥这才等在此处,让白先生每三年过来送一次消息。

    各处都无恙,放心吧。

    就是此前白先生禀告,说是有位圣女近来去找了你两次,一直没能寻到,白先生也未告诉她你在闭关之事。”

    圣女?

    玖师叔?

    李长寿面露恍然,笑道:“应是缺了酒喝……师兄,若此地无事,我便先回天庭之中,算算时间,别耽误了一些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去就是,”大法师袖袍挥舞,乾坤尺飞出,就要落在李长寿面前。

    李长寿却将乾坤尺推了回来,正色道:“鲲鹏妖师如今觊觎三界之地,乾坤尺当留师兄身侧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大法师抬手拍了拍李长寿肩头,叹道:

    “如今你修为境界也足可自保了,只是记得,正面面对圣人时,须得提前请老师出手。

    有时老师神思物外,不一定能及时捕捉到你所处情形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长寿含笑答应了声。

    师兄怕是有什么误会……

    自己现如今能自保?不尽然,差很远。

    还有,自己为何要正面面对圣人?上次护着杨戬,其实也是代表天庭与玉帝,也只是做好了打嘴仗的准备。

    动手是不可能动手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动手。

    大法师突然传声问:“若鲲鹏再打上来,是否需我替你问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切莫与鲲鹏交谈太多,”李长寿立刻传声回道,“那鲲鹏故弄玄虚,他手中之物有何内容,我大致都能推算到。

    此事牵扯太大,且与我跟脚有些许关联,若我对师兄言说,便是将师兄牵入这般旋涡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有把握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“此时只有八成把握,”李长寿注视着大阵之外的混沌海,“但有些事应是必然会发生,我只需尽力而为,不节外生枝,把握还能再提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大法师含笑点头,目中满是安然,不再传声,温声道:“若有为兄能为你做之事,莫要羞于开口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:“师兄,稍后可能真的有两件要事。”

    一晃这么多年,也不知身在‘西方’的‘文建国’同志,对人教的忠心是否还坚定。

    另外,为了增进孔宣对人教的好感,大师嫂的名分也该安排上了。

    嗯,回去就搞个九转……心火烧。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在袖中取出那幅《盘古观想图》,嘀咕道:“怎得感觉你在算计为兄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李长寿连忙否认,“师兄,这图放在您这,回去后我可再画一幅就是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在旁忍不住问道:“长庚,你这次都领悟到了什么?怎么我在那天地入口处也呆了十多年,只是看到一些杂乱画面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李长寿心底不由浮现出了盘古神陨落时,与土拨鼠、咳,与浪前辈的简单对话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有幸得见盘古神之雄姿,才知何为生灵顶点,才知自己的道有多浅薄。

    前路漫漫,道无止境。

    师兄、老哥、金灵师姐、云,愿你我能同摘大道之果,明悟超脱真意。”

    几人目光互相对视,或言善,或轻笑。

    这一瞬,李长寿蓦然发现,他站在几人中间,被他们不经意间环绕着。

    玄都城已恢复安静,李长寿挂念太白宫状况,并未多留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赵公明与金灵圣母故意先走一步,顺便忽悠走了一直在入口另一侧等候自己老师的金鹏鸟。

    李长寿也知赵大爷心意,但总归还是不放心各处。

    云霄驾云行于虚空星夜之下,他坐在云霄身侧,闭目挪移心神,在三界快速‘巡查’了一遍。

    女娲娘娘说的不错,等闲让李长寿本事再大一点,他怕真要无时无刻监听三界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李长寿睁眼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云霄笑问:“可安心了?”

    “安心了,”李长寿道,“四海龙宫无事,太白宫安稳如常,六道轮回稳定,天庭还在半封禁的状态,木公也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就是南赡部洲人皇即将诞生,这块需盯紧一些。”

    云霄眨眨眼,小声问:“你平日里需操心这么多事,怎得还能悟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提一下时辰管理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就是合理地分配一天十二个时辰……咱们不如下棋时继续聊这些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在袖中取出棋盘,云霄露出几分温柔笑意,目中带着少许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两人独处,氛围很重要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阶段,不能强行去开启话题,也不能让自己显得话多且密,通过两人可参与的活动,让氛围轻松舒适,让彼此更为放松。

    随着棋子下落,两人话题也渐渐聊远。

    云霄似也有与大法师相同的担忧,问他道:

    “当真不用去混沌海中走一趟吗?那鲲鹏所有之物,对你可重要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若重要,她就想想办法看能否抢回来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不过是鲲鹏耍的花招罢了,不必放在心上,更莫要为了此事涉险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云霄温柔地应着,似有些欲言又止,但终究未开口。

    李长寿见状心底轻笑了声。

    他道:“是否想问我来路?”

    云霄目光带着几分愧疚,柔声道:“天道、大师伯、师祖都已认可,我不该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你若不对我好奇,我倒该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在身周画了几道结界,云霄也立刻出手布置了两层仙力屏障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李长寿将塔爷托在掌心,对云霄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云霄会意,左手探出与他手掌相抵,两人目光对视,神念在彼心底响起。

    如此,也可最大限度保证,他们两人交流的话语,不会被其他生灵、宝物听去。

    天道是否能监听神念还是两说之事,不过李长寿要说的,道祖早已知晓。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道:“该从何处说起?

    有些问题我还未确认,也不知我如何来的,就暂时忽略这部分。

    你可以当做,我上辈子并非是在洪荒,而是在某个角落。

    那可能是洪荒的后世,也可能是洪荒之外的天地,那里的道则与洪荒不太相同,但生灵状态相近……这些我不能说的太多,怕影响你修行。

    我上辈子也是个凡人,小心翼翼半辈子,最后逃不过病之一字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云霄眨眨眼:“那为何鲲鹏口中,你家乡似乎十分特殊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源于思想吧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事很复杂,在天地间不能明说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想了想,忽而面露正色,目光凝视云霄,正色道:“婚后再详谈。”

    云霄先是一怔,随后微微皱眉,俏脸竟是红的发烫,主动避开李长寿那似笑非笑的目光。

    又轻抿薄唇,皓齿间挤出一句:

    “怎得突然……这般不正经。”

    “这如何是不正经?这可是人生之大事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目中划过少许憧憬,却很理智地错开话题,避免仙子尴尬。

    与洪荒女大能谈恋爱,当真是要多花费百倍的心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混沌海中,李长寿与云霄上次‘啵’了一下的道则汇聚地,半毁的洞府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这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已过去这么久,那外乡人为何还不来寻自己?

    是自己给的暗示太少,还是他太过愚钝?

    鲲鹏旧蜕洞府内,那鲲鹏化作人形,在此地来回踱步,目光颇为锋锐。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明明只差一步,就能将当年那个混蛋烙印在自己元神中的印记抹掉,恢复真正的自由之身!

    此前他都已冒险去玄都城露面,诚意莫非还不够?

    虽然,也是有点被逼无奈。

    鲲鹏其实很不理解,为何根据那些混入洪荒的天魔传来的消息,洪荒会在一夜之间出现大量有关‘鲲鹏化身’、‘第二元神’的传言。

    他将旧蜕安排得近乎天衣无缝,便是旧蜕数次与某性情急躁的圣人在混沌海碰面,都没露出半点破绽。

    可为何,旧蜕合理、合情,被那个外乡人斩杀,洪荒中反倒会出现堪破了自己计谋的传言?

    至于传言中的西方教弥勒……

    不过一目光短浅之辈,不足为患,跟自己更是没什么关联。

    西方教也就接引是个狠角色,其他……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鲲鹏步子慢了下来,目中流露出少许狠绝,但随之又是满满的忌惮。

    绝不能小看,与那个混蛋相同跟脚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些外乡人,一个个比自己的心黑、心脏十倍百倍!

    当然,此时这个外乡人应该比不过当年那个,后者已是他妖师鲲鹏认知之中,狡猾狡诈到极点的存在。

    是自己哪里出了差错,又或是凶名太盛,让这个外乡人后生不敢来混沌海中?

    说起此事,鲲鹏也是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他自认不是什么好灵,在洪荒各个时期的主流观念中,他也都是个凶恶生灵,但却远远到不了‘极恶’这般程度。

    远古时,他不过是按洪荒之中的规矩办事,杀生夺宝、东躲西藏,为变强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这在龙凤大劫、远古末期时,就是洪荒生灵的生存模式。

    到了妖庭时期,自己许多时候,不过是妖皇的传声筒,有些恶事、恶名是替妖皇背着,自己得了相应的回报,在妖庭两皇之下,万妖之上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得妖师之名,主要还是因参与了‘周天星斗大阵’的构建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妖皇坐在高位上,就等待着自己开口、等待着有人提议。

    总不能,妖皇直接说:‘咱们天庭代天巡守,可以肆无忌惮屠杀其他生灵,炼制壮大咱们实力的法宝。’

    那必然是妖皇提前找自己商量,给他这个大臣一些好处,让他在朝会时主动上奏;

    届时,两位妖皇再犹豫许久、表现出几分不忍之意,自己多劝说几句,说这事是为了天地安稳的大局着想……

    最后留下仁义名声的自是妖皇,背上骂名的则是他这个狠毒的妖师。

    不过,鲲鹏对此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哼!这个小混账!”

    鲲鹏双眼一眯,心底已是起了浓烈的杀意,在袖中摸索一阵,拿出了几颗黑色法器宝珠,随手扔到侧旁。

    就听蓬蓬几声炸响,宝珠之中飞出几道女子身形的黑影,单膝跪在鲲鹏身后。

    她们都非洪荒生灵,却与洪荒生灵相近,甚至面容、身段都符合洪荒仙子的模样,在仙子们普遍自带柔光特效的洪荒中,也算得上是美人,更有一种微妙的‘异域风情’。

    鲲鹏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那个小外乡人的破绽,或许跟他的混蛋前辈一般,对这些没有抵抗力。

    等着吧!

    贫道定会让你知道,胆敢戏耍贫道的后果!

    “众煞听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是,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太白宫后院小琼峰,丹房前,明媚的阳光中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短裙的灵娥,扎着两只丸子头,坐在丹房门前的蒲团上,双手抱元归一,闭目静静修行。

    李长寿半躺于摇椅,面前悬浮着一面铜镜,侧旁飘着点心、热茶。

    铜镜中,杨戬一人冲杀正酣,半空有一队天兵天将擂鼓助威、摇旗呐喊。

    在这个天庭全面保持低调的时刻,有个异常活跃,且西方教不敢报复的天庭将领,倒也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既然杨戬走上了这条路,稍后自己就帮他推广推广,扩大点名声、增加点影响。

    路是杨戬自己选的,他太白金星这次可没算计半点,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灵娥睁眼问:“师兄,要换茶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多麻烦,”李长寿像是随便提起某件小事,道了声,“若今后有机会,我带你回我家乡看看。”

    言罢,李长寿站起身来,活动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时辰差不多,该下凡去主持‘天下共主’继位、商部落建国之事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次天道会不会给功德,把自己可怜的九成八专属功德金身给填补上。

    “奥。”

    灵娥应了声,低头品读着玉符中的内容,等李长寿驾云离开,才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家乡?拜祭师兄父母?正式得到师兄认可?

    蓬!

    李长寿满是惊诧地用仙识‘瞪着’丹房前,却见灵娥额头飘起一朵小小的蘑菇云,玲珑有致的身子摇摇晃晃,眼中满是螺旋线。

    这、这能想到了什么?

    ‘以后生男孩叫李正,生女孩叫李香!叫浩然、嫣然什么的也行!看师兄兄喜欢!嘤~’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