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六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‘很多事你无法去跟不能理解你的人解释,而世上能理解你的人,其实只有一二知己。

    所以,有时候不必多说,多做就是了。’

    耳旁回旋着那个男人离开前的嗓音,杨戬微微皱眉,神情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这,就是太白金星吗?

    西天门前,刚回返了此地的杨戬,注视着李长寿身形消失的方向,久久未能回神。

    一个看起来没什么老态、但话语中却满是沧桑,仅是一言就让人深思的青年道者;

    一个慈眉善目却让人感觉深不可测,仿佛与天地相融,与其为敌只觉得毫无下手之处的天庭老神仙;

    还有一个,似乎隐藏在这两者之间,不经意间流露出那种清静淡泊,对凡事不太在意的太清弟子……

    到底,哪个才是真正的太白金星?

    ‘不被人理解吗?’

    杨戬眉头紧皱,站在那莫名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拔剑四顾,心唯茫然。

    他今后,该如何做,会如何行,又会走上哪条路径,这路径又通往何处?

    前方,云华仙子与杨婵,连同玉鼎真人、太乙真人一同驾云而来,其后还有一队捧着各类锦罗绸缎、挑着一只只宝箱的天兵。

    ——此前杨婵虽被灵珠子打晕,却还是被玉鼎、太乙带去了云华仙子处。

    玉鼎真人此举也算代表阐教表态,让云华仙子能稳稳地脱离被囚禁之‘苦’。

    顺便实地看了看,云华仙子居住环境确实颇为舒坦。

    杨戬向前走了两步,旋即停下步子。

    云华仙子双眼泛着泪光,小声喊一句“戬儿”,驾云匆匆向前,张开手臂想要将自己儿子拥住。

    但杨戬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,撩起已经破败不堪的道袍下摆,对云华仙子跪下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云华有些手足失措,侧旁杨婵也懂事地跑到了杨戬身后,对云华仙子跪伏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作甚?我儿快起身来,是娘亲没用拖累了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西天门前,不少天兵天将看到这一幕,也是各生感慨。

    太白宫深处,换了个趴着的姿势,在云床上吃着果干瓜子看铜镜的灵娥,此刻也是低头擦了擦眼角。

    真好呐,一家团聚了……

    师兄果然没让自己失望!

    虽然师兄性子麻烦了点,做事瞻前顾后的,但终归是个慈悲心肠,有情有义的很呢。

    嗯!

    泛洪荒概念生灵中师兄是最棒的不接受任何反驳!

    紧接着,灵娥幽幽一叹,注视着铜镜中所显的西天门画面,呆呆地出神。

    她却不是师兄心底最优秀的女仙……

    画面中,龙吉公主代表瑶池王母赶来祝贺,她身后有两排仙子,手中捧着各类流光溢彩的礼物;

    敖乙和金鹏也驾云缓缓而去,背后跟着几名天兵,同样托着少许礼物,自是代表太白宫过去贺礼。

    灵珠子与卞庄也从远处赶来凑热闹,两人就简单多了,就带了点口头祝福。

    若说礼物,卞庄倒是可以给杨戬发张自家生意的‘万年卡’,但就怕被太白星君和玉帝陛下吊起来刮……

    到得西天门前,卞庄看到那柔柔弱弱的杨婵就是眼前一亮;

    但随之,他想起了杨戬一人冲杀数十万道兵的英勇身姿,又觉得自己可能会有负佳人,在心底推演了一段美好岁月后,低头再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他单方面宣布,自己与杨婵有可能会情投意合,但终究是抵不过外部压力,只能说有缘无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还把自己整伤感了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,自己在天庭中见到了这么多仙子,积累了那么多的本领,却连仙子的小手都没拉上,更别说是与谁修得同床度。

    ‘等修成金仙,本将军一定要告假三个月,回家中省亲!’

    早年不知好滋味,而今已是色批人。

    痛心疾首不足表,何时才能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”灵珠子突然想到了点什么,看了眼卞庄,“此前长庚师叔曾说过,你想成金仙有些不易,体内杂阳太重,道心杂念太多。”

    卞庄顿时紧张了起来:“那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咱如今最大的奔头,可就是修成今年得长生了。”

    灵珠子露出几分微笑,言道:“师叔说,他最近在琢磨一种为你量身打造的功法,好像是叫什么葵花玄功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,我也是见到了杨戬师弟而今修为境界,颇有些感慨,突然想到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灵珠子目中流出几分羡慕,笑道:“能得长庚师叔亲自指点,果然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我如今都远非杨戬师弟对手了,也当想点办法才是。”

    卞庄顿时拍拍胸脯,“若是星君大人赐法,咱们兄弟二人当同享之!”

    灵珠子眼前一亮,但随之摇头道:“不必,个人缘法不同。”

    但眼底,终归是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时已到了西天门处,不少仙神驾云赶来此地,在天庭新贵眼前混个脸熟。

    这杨戬……

    明眼人谁看不出?

    这就是玉帝陛下与太白星君在全力培养的天庭战将!

    甚至就连‘听调不听宣’这般狂言,玉帝陛下都笑着应了下来,眼底满是长辈的慈爱关怀!

    此时杨戬还有些年轻气盛,待太白星君稍微打磨打磨杨戬的棱角,修为再有进境,杨戬在天庭中,必会是一员大将。

    不多时,西天门前也热闹了起来,杨戬略有些局促,但在太乙真人提醒下,并未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像杨戬这般情形,多结些善缘总归是好的。

    与西天门处的热闹不同,此时凌霄殿被金光包裹,格外的安静。

    浓郁的天劫之力,将此地完全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白衣玉帝坐在白玉台阶较高处,看着下方这两个天庭老神仙,时不时就轻笑几声,心情颇为舒畅。

    “痛快,痛快啊!”

    玉帝啧啧笑着,“那阐教十二金仙赶过去作甚?吾本都已准备随时现身,去与西方教那二教主对峙。

    也刚好在外甥面前,显露下吾的威风!

    哈哈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长寿看了眼东木公,后者顿时会意。

    ‘扫玉帝陛下性’这般不讨喜的活,当他这个天庭老臣来办。

    木公劝道:“陛下,圣人终究是圣人,咱们还是不能太过大意。”

    玉帝的笑意顿时收敛了几分,笑道:

    “是吾近来有些太过顺利了,也是多亏了长庚爱卿;今日灵山的种种应对,长庚怎么看?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言道:“怕是要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玉帝和木公同时面露正色,皱眉看着李长寿。

    李长寿拱拱手,面色有些凝重,心底斟酌着言辞,缓声道:

    “陛下可还记得,龙族此前的遭遇?

    那西方教在天庭受挫,转身就召回了地藏主持大局,对龙族发起了奇袭,攻破龙族东海海眼,让龙族高手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此次灵山吃了这么大的亏……在他们看来,绝对是要想办法找回些场子。”

    东木公忙问:“长庚觉得,他们会报复天庭?”

    “杨戬会有麻烦?”玉帝如此问了句。

    李长寿却道:“杨戬应当不会被针对。

    自今日灵山之事可见,西方教与阐教已比此前亲近了不少。

    无论下方弟子如何摩擦、如何出矛盾,其实与谁联手,都只是圣人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不在乎面皮的西方教二教主,今日暗中出手将杨戬击飞,杨戬竟连轻伤都没,只是吐了口郁结之血,足可见西方教对阐教之善意。

    小神觉得,杨戬接下来就算是搬去灵山前长住,他一家也是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反倒是西方教会派人赔礼、致歉,并推出一二替死鬼,说是其自作主张、再言说西方教与天庭的旧怨,点出他们是针对天庭,并非针对杨戬,从而做戏给阐教看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话语一顿,又微微摇头,表情有些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玉帝叹道:“这般事,西方教自是能做出的……唉,大教之争,咱们天庭如今看似得势,却依然无法影响圣人大教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天地间的配角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莫要这般想,天庭如今虽得势,但只是有了框架,尚未有足够的实力去这般言说。

    当下还是应慎言慎行,与大教保持距离,又释放善意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沉吟几声,继续道:“小神觉得,这西方教或许会在几个方面入手,对咱们天庭出手。”

    玉帝眼前一亮,笑道:“就知长庚早有应对,快快讲来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是利用龙族腐朽抹黑天庭,其二是在三千世界中反攻仙盟,其三就是、嗯……小神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好说了?”玉帝奇道,“但讲无妨,你我之间还用这般顾忌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看向东木公,尴尬的一笑。

    东木公先是怔了下,随后便面露恍然,旋即有些慌了手脚,喉结都在轻颤。

    木公抱着自己还能抢救一下的心态,小声问:“长庚你是说,西方教要报复咱们天庭,很可能对、对我出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李长寿缓缓点头,玉帝也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木公:……

    一个硕大的危字,挂在了木公脑门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木公颤声问了句,随之双腿一软,跪在玉帝驾前,高呼:

    “老臣薄命!

    能为陛下效劳这般岁月,已是心满意足,愿自领一死,免遭旁人算计,落了天庭颜面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玉[123 ]帝皱眉轻喝,又温声道:

    “木公且起身,吾若是连你都护不住,这天帝不做也罢。

    这只是长庚的推测,并非就是西方教已要对你下手了,而且你只要在天庭之中闭门不出,谁又能算计到你头上?”

    随之,玉帝对李长寿皱眉瞪眼,示意李长寿赶紧安抚下这位天庭老功臣。

    李长寿忙将木公搀扶了起来,劝道:

    “木公莫急,你是长生金仙,又有天庭神权相护。

    当前只是存在针对木公的可能,大概也就一二成,稍后请陛下半封五大天门,查明仙神兵将出入,有陛下坐镇凌霄宝殿,谁人能欺辱木公?”

    东木公这才稳住了心境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,自己有可能被圣人化身一巴掌拍成肉饼,依然是愁眉不展,心神慌乱。

    李长寿与玉帝各自劝了几句,李长寿就将如何提防西方教出手的计策,简单说来。

    针对木公,天庭严防死守,木公不去外出,这就是最好的法子。

    而针对龙族的问题,天庭也只需提前发一封告诫檄文,让龙族自省自查、珍惜眼前来之不易的局面,摆明天庭的态度就可。

    至于三千世界中的乱战,天庭其实鞭长莫及,只能提前提醒,顺便多给点丹药灵石这般‘斗法消耗品’。

    且,越是混乱的环境,越适合临天殿崛起。

    这也算凡事有利有弊。

    李长寿又进言了几件天庭发展之要务,玉帝接连应了下来,看东木公患得患失,这次便将主要事务都交给了木公处置。

    李长寿对此……

    暗中点了个赞,并对木公投去了鼓励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次天庭三巨头暗戳戳议事的主要目的,其实是讨论如何利用杨戬砸灵山之事‘宣传造势’,借灵山继续提升天庭威望,招揽更多高手进入天道序列。

    说到此事,李长寿就不得不举荐一人,自是那昆仑山中度厄真人。

    天庭这些年放出去的很多消息,都是度厄真人掌握的第一手讯息,这些消息传播的速度,那叫一个迅猛无匹。

    几次都让李长寿在各处安排的‘小度厄’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季无忧的转世身,也早已安排去了昆仑山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自是去送了掌门一程,但当时事务繁忙,没能亲自给掌门安排‘下辈子’,还是多亏了两位阎君亲自出手,设计了一个不错的投胎蓝图。

    当目送掌门走入轮回盘后,李长寿问了一嘴掌门下辈子姓谁名谁,当他听到了那‘郑伦’二字,又掐指推算自身记忆,一时间竟……

    无力吐槽,无法克说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哼哈二将中的哼将吗?

    换而言之,掌门从一个普通金仙,洪荒金仙战力基本单位,一跃……成了封神榜上注定有名的天庭未来门神之一,哼将?

    下辈子注定要入劫。

    此事到底是好是坏,李长寿一时间也无法评说。

    前辈自有前辈福,他这个后辈,也无法多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,李长寿绝非是在吓东木公,他此前就推算过各类情形。

    当‘杨戬大闹灵山’事件发生时,九成可能,天庭会遭西方教全面反扑。

    大部分天庭仙神此刻都下意识觉得,已经被天庭怼习惯的西方教不足为惧,但李长寿自始至终,就没放松过半点心弦。

    毕竟是能在搞死蒯思道人后,依然注视了仙霖峰百年的男人。

    西方教的实力,绝对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先有他这个太清弟子砸了西方教山门,而后又有阐教三代弟子砸了西方教山门,这般自会让西方教的威望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威望如何得来的?

    只能是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各个洪荒仙道势力,大都会用仁义二字做面旗帜,但各自的地位却非嘴上高呼仁义道德就能得来,依仗的,依然是神通法宝。

    天庭让西方教连续吃瘪,西方教无论是出于自身内部稳固,还是出于在外的名声地位,以及接下来顺利与阐教联合,都必须‘秀一秀’肌肉。

    不敢出手的圣人,将会是洪荒最大的笑料,西方教也会逐步分崩离析、离心背德。

    虽然没人敢正面笑。

    而天庭中,西方教动谁受益最大,且代价最小?

    答案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再加上,东木公命里就有纯阳劫,李长寿着实担心东木公会在这次西方教的反扑中遭了灾,这才当着玉帝的面着重提醒。

    于是,自凌霄殿内议事之后,东木公就开始越发惴惴不安,每日都有些疑神疑鬼。

    木公府邸的大阵加了几层,还暂时搬到了李长寿的太白宫附近;

    木公府内的众天兵天将,也换上了木公信得过、自身培养出的精锐;

    而木公府内的几位夫人,被木公告知近来不可与他大被同眠,这让她们同样惴惴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好在,木工时刻不记天庭事务,除却自己的府邸,就是在通明殿中活动,开始了两点一线的天庭劳模生涯。

    李长寿对此倒是颇为满意,一直忙碌了数十年的他,也总算可以休个假。

    西方教的反扑,他自是提前几十年,就做好了全面的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在小琼峰修行了数月,李长寿也出现在了棋牌室中,或是与灵娥、伶俐、龙吉凑个桌,或是与灵娥多增进些感情,笑闹中督促灵娥修行,给灵娥以悟道点拨。

    顺便,帮她克服下‘蒸汽’属性。

    难得闲下来,李长寿也把去三仙岛拜访提上了日程。

    杨戬之事告一段落,李长寿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头事;唯一耿耿于怀的,自是有关当年那只被自己错过的天眼……

    仔细想想,确实是亏了。

    可惜,帝江本源精血只剩下最后一滴,李长寿也不想在自己身上‘浪费’掉。

    ——他前后已用了两个半的祖巫精血,此时再用,效果已十分不明显。

    这日,李长寿换了身衣袍,将本体藏在化身中,化身扮作天将模样,拿着自己的令牌,就要低调出天庭,去三仙岛逛逛。

    刚飞出小琼峰,行到太白宫,心底却突然心血来潮。

    这次,宛若微风拂面,太清道韵在缓缓流转。

    九天之上,太清圣人拨弄道弦;

    太白宫中,李长寿心底缓缓泛起了一幅画面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天外玄都城,玄都大法师长发披散,背靠太极图悬浮于玄都城上空,抬头眺望着那无边无际的黑影,以及黑影正中,那道有些低矮的身影。

    大法师脚下便是洪荒天地的入口;

    此刻,太极图的威能已发挥到了大法师能催发的极致,玄都城空空荡荡,道兵已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那身影……

    妖师,鲲鹏?!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