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02章 大闹(2) 圣光骑士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从夜里八点到十二点,周青峰在长沙城里到处乱窜。他跑得快,体力好,溜街过巷,翻墙爬屋,到处都是战场。

    普通老百姓缩在屋子里担惊受怕,但好歹没有生命危险。在街道上的大头兵就惨了,袭击无处不在,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引来猛烈开枪。

    这些枪声全都漫无目的,只为壮胆。**官兵已经不敢待在空无所据的街头,纷纷退进要害部门的建筑内。若是心理压力再大点,便会有溃营的可能。

    何健的三十五军各师分散驻扎在湖南各地,待在长沙的兵力反而只有军直属部队。为了弹压局势,他已经下令调集城外兵力城‘平叛’或‘镇压’。

    城内各路要员大佬则龟缩在防守严密的办公楼乃至地下室,或咒骂或惊惧,无所适从。与此同时,一个噩耗来袭——长沙无主了,湖南无主了。

    何健缩在军司令部里,得知此事,跳脚大骂。若是平常,他也想争个湘省一把手试试,可当前实在不是时候。他揪住来报信的通信兵脖领,气急问道:

    “打了半天了,连外头是什么人来打我们都不知道吗?就没打死对方个把人,抓了几个俘虏?你们连这点能耐都没有?”

    司令部聚集了军直属部队的指挥人员,却一个个束手无策。刚刚副军长刘建绪亲自带直属手枪营的人马去镇场子,也没啥好结果。

    这是全军装备最好的一个营,军官用二十发的‘镜面匣子’,大头兵都用连发的‘花机关’。平常督战或啃硬骨头才动用这支精锐,今天被逼的副军长亲自带队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强的一支部队,打着火把出门没走几步,遇到鬼似的被人搂头丢了一波手****。

    丢手****的人贼坏,他不知躲在什么建筑的高处,甩下的手****全部空炸。将从街道上通过的手枪团一个连炸了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等这个连后撤清点伤亡,却没人说得清敌人在什么地方。刘副军长自觉丢了脸面,站在街后一堵墙下狠狠抽了连长的耳光,骂对方是废物,要军法从事。

    副军长地位高,他身边点的火把都亮堂堂,骂声更是响彻半条街。可等他痛痛快快的抽了几个耳光出去,一声清脆枪响从黑暗中窜出。

    这枪瞄准胸口打的,却正中刘建绪的脖子。子弹切开了副军长的脖颈表皮,将里头的血管肌肉筋膜全部撕碎,血水在心脏压力下呲呲朝外冒。

    守护的亲兵顿时怪叫,抱着副军长就快速朝司令部跑。只是等跑回来一看,副军长流血过多已经挂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个例子,何健只能把手枪团调回来固守司令部。现在要么等城外的大部队进城,要么等天亮能看清局面,反正死都不出去浪了。

    只是何军长不出来,不代表夜里的周青峰不捣乱。

    几十年后的人们习惯了城市的夜晚是灯火璀璨。可在这连手电筒都尚未普及的近百年前,夜里一片乌漆嘛黑才是正常状态。

    周青峰在黑森林时就尝过‘睁眼瞎’的苦,深知士兵在黑暗中非常容易失控和崩溃。不断的死亡还会将这种情绪百倍放大,引发更大的破坏。

    长沙城西靠近湘江,因为水运的便利,城西遍布码头和仓库。三十五军的军需处也就在中山路的西侧,靠城墙的位置。

    和要害部门一样,军需处的仓库也是守备森严。高墙配铁丝网,原本还通电的,现在没电了。巡逻队不但有‘花机关’,还配备了全军少有的几挺‘马克沁’重机枪。

    可这防不住单发子弹在黑暗中的射击,机枪手被挨个点名后,仓库的守卫才意识到应该把照明的火把给灭了。可火把一灭,他们自己也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守仓库的是一个营。就当他们准备坚守不出,却听到外头有人在大喊:“仓库里的兄弟,我们相互体谅一下。

    我不进去跟你们硬拼,你们也别死脑筋。给我来点炸药和****,我就放过你们。否则我就朝库房里扔手****,把你们炸上天。”

    为了表明自己确实有能力对仓库造成破坏,一枚没拉弦的手****从黑夜中准确砸进了仓库保卫室的窗户。

    守仓库的**营长原本还在给手下鼓劲大气,窗户破碎就把他吓一跳。等看到那枚手****就在自己脚边滚动,他更是朝地上一趴,迅速爬出几米外。

    等发现手****没爆,仓库营长立马扭转态度,从仓库外大声喊:“外头的兄弟,有话好说。我这里可是军需仓库,逼急了我也要跟你拼命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百公斤炸药和****。否则我下一个手****就是拉弦的。”黑暗中声音洪亮的很,威慑力十足,“我知道你们都躲在什么地方,别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一百公斤炸药?这是想炸谁?

    仓库的营长思虑再三,派了个手下站在仓库门口出来谈判。

    想要炸药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一个军的军需仓库里会没炸药?

    不好意思,这三十五军是个超级大杂牌,靠何健四处拉拢才控制住部队。仓库里真没什么炸药。这里主要有武器弹药,军服粮秣,连军饷都不在此地。

    “外头的兄弟,你要不拿一挺机枪走?德国造的MG08机枪,我们军长上个月才从国外进的货。送你两箱子弹,再加十条快枪。”

    MG08机枪好是好,但太笨重。连机枪带脚架重达六十二公斤。周青峰拎是拎的动,但别忘了这是没子弹的。若是加上子弹,可就真够呛,携带起来太不方便。

    仔细考虑,周青峰要了九毫米的手枪弹和七九圆弹。一个是给‘伯格曼’冲锋枪的,一个是‘老套筒’的,各一千发。再外加二十颗手****。

    这些弹药加起来已经几十公斤重了。

    双方达成协议,仓库的营长倒是诧异周青峰居然不要重机枪。但他却跟送瘟神似的让手下搬出几大箱弹药。

    都是长条的木箱,汉阳兵工厂造的,结实是结实,就是特别重。仓库的营兵按吩咐将箱子放在百米开外的建筑后头,周青峰才出来将箱子背走。

    这也不算白闹一场了。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