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01章 大闹(1) 圣光骑士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民国时的长沙,城南为住宅区,东北为工业区,城北为商业区,行政区域选在商业区中。中山路横亘城中,建筑多是西式风格,今晚的目标大多就在这条街附近。

    搞定了电灯公司,周青峰又去了趟青石桥。城里的电话电报局很快也遭了他的毒手,线路和设备遭受一定破坏。

    尤其是负责无线通讯的电台更是被周青峰盯上。只是老式的电子管电台又笨又重,不说天线尺寸大,光是发报的蓄电池就几十斤。

    暂时没动它。

    至于电话电报局里值守的技术职员,周青峰都特别客气。他还安抚人家:“没事,没事,今晚城里会比较乱,你们待在这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至于守卫这种要害部门的士兵,那就直接打晕拉倒,一点不客气。

    完成这些前置工作后,长沙城内已经有点混乱的兆头。从省府方向过来一支十来人的队伍,正打着火把沿街直奔电话电报局。

    想来是果党官僚发现通讯不通,意识到不对劲,派人来查看。

    这队伍脚步紊乱,安静的夜里听得颇为嘈杂。都不用望远镜,周青峰就能看到火把照耀下,一名军官站在队列旁挥手呼喝,催动前进。

    等着这支队伍拉近到五十米,周青峰才从后背摘下‘老套筒’,瞄准队伍里的军官——这老枪的精度平平,百米外很可能打不中人。

    黑夜中嘭的一枪,对面的军官犹如挨了重锤猛击,胸口后缩,手臂扬起,人就朝后倒下了。

    和预想的相同,军官一死,士兵顿时失去控制。有人就地趴下,有人掉头逃跑,手持火把的几个更是将火把远远丢开,免得成为目标。

    周青峰只开了一枪就跑开了,他能听到这支队伍壮胆般的打了一轮子弹,却没再搭理对方。

    能在黑夜视物,这是个大便宜。加之跑动迅速,耐力悠长,周青峰很快从一条街跑到另一条街。

    民国时期纷乱重生,社会极度混乱,军阀经常控制不住部队,动不动就有哗变。这黑夜中枪声刺耳,其他街口驻守的部队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街道上早就布下路障和沙垒,部分要害地点人数还挺多。但今晚是个阴天,黑乎乎的若是不点燃火把,就只能当个瞎子。

    周青峰每出现在一个路口就会左右观望,看到有驻守的国军队伍就会给对方一发子弹。每次他都挑指挥者打冷枪,至少也是打死个班长班副啥的。

    若是指挥者死了,士兵们还不逃散。周青峰就会朝有照明下的目标射击。简单讲,谁的脑壳亮堂,谁就死。把敌人逼进黑暗中,就再难组织起来了。

    ‘老套筒’是弹仓式栓动步枪,靠五发漏夹朝弹仓里压入子弹。每打一发子弹,压入弹仓的漏夹会跳出一格。等五发打空,漏夹会‘叮’的一声彻底跳出来。

    周青峰可以在一分钟内跑过好几条街,他基本是绕着中山路转圈,跑过一个路口就开几枪。他打的准,射速快,在敌人反击前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于是在城里的果党部队感受中,这压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而是至少几十上百号人在作乱,很可能是兵变了。

    由于没了电灯和通讯,城内各个要害部门难以彼此联系。好些果党官僚感觉全城都在开枪,压根不敢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这不单单是周青峰在开火,还有那些惊恐万分的国军士兵发现同袍不断死伤后也在开火壮胆。

    黑暗中有个幽灵在四下窜动,制造强烈的恐怖气息。尤其是每当某个街区枪声停息后,周青峰还会故意跑过去撩几发,再打死几个人,引发更严重的惊恐。

    若是有大队人马涌出来,周青峰就会在百米外开火。密集的人群中必定会有人中弹,只要有人中弹,队伍就别想行进展开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唯一克制周青峰的办法只有一种——打死不许动,守住各自的岗位就好。可果党这帮人做不到啊,要他们趴在地上等死,这实在太强求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周青峰不但沿街机动。他还能轻易的攀爬建筑翻墙跨越,一不留神就会出现在敌人的侧后。

    当各个路口驻守的国军士兵发现自己前后左右都挨子弹,那就只能哇的一声大叫,把枪一丢赶紧逃吧。这更方便周青峰去补充点弹药,他甚至能捡到手榴弹之类的玩意。

    拿到手榴弹,这可就要命了。

    给周大爷一挺机枪都别给他手榴弹,‘人肉迫击炮’的名号不是吹的。手榴弹这种弧线抛投的面杀伤武器能被他玩出花来。

    再加上手榴弹的爆炸更具威慑力,能把士气低落的部队轻易撵的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周青峰有了手榴弹,他敢一个人爬上墙,将手榴弹扔进城里的三十五军司令部。作为军长兼任清乡会办的何健就司令部的楼内。

    楼外的司令部警备队已经架起了机枪,奈何手榴弹哐哐的砸碎司令部的玻璃窗,在楼内爆炸。

    手榴弹在爆炸前无声无息,这点最是难防。等爆炸声响起,守在楼外的警备队都要傻了,他们一个个扭过头来,没人想到具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敌人怎么在我们身后?

    就连刚刚睡下的何健本人都惊的大呼小叫,以为乱党或叛兵杀到跟前了。他衣裳不整的从卧室出来,冲着亲兵大喊道:“外面是谁杀进来了?”

    亲兵只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何健更怒,骂道:“戴斗垣呢?刘建绪呢?王东原呢?”他张口问了手下几个师长的名号,高声问道:“这帮人都死了吗?他们的兵在哪里?”

    电话联系不上,只有军部的电台还能用。但几个师的主力都在城外,一时半会来不了。这远水解不了近渴,只能忍挨着。

    周青峰捡来十几颗手榴弹,将它们挨个丢进三十五军司令部的窗户里。其中就有何健的卧室,要不是这位军长跑出来了,非得被当场炸死不可。

    忍到周青峰把最后一颗手榴弹丢进司令部楼外的机枪阵地,这场暴雨梨花般的轰轰轰才算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何健待在司令部里气得大骂,他身边足有一个加强营的警备部队,装备了最好的装备和人员,愣是被黑夜中十几颗手榴弹压制的动荡不得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周青峰觉着扔手榴弹比开枪更高效,于是他又去满大街的摸尸体捡装备。然而就在他路过一个街口,看到前头有一辆轿车开过来。

    轿车亮着大灯,把街道照的雪白,左右挤满了跟着跑的士兵。这车速度不快,看样子是想夜里出城。透过司机的驾驶座,隐约看到后座有人。

    周大爷距离那辆车一百多米。他二话不说,摘枪瞄准,连续拉柄射击,打了五发子弹出去。打完他就溜了,继续找地方捡手榴弹。

    可他走了没一会,护卫轿车的卫兵就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,好像有什么大人物被打死了!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