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00章 返城 圣光骑士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长沙这地方立足是不错的,有革命基础。关键是得有一支过硬的队伍,否则就跟鱼腩似的被敌人肆意蹂躏。

    但周青峰不想过多介入马英等人的事务,免得哪天就被404了。但从资金和装备上给与支援还是可以的,这个安全性更高。

    只是这副本任务每十天返回一次,目前等级每次只能携带七十公斤补给,就算全部带来‘袁大头’,也不到三千块。

    这点钱可不够,想要发展就得先解决资金的事。

    周青峰的大手提包已经空了,里头仅剩些许零散物品,资金方面只有五十大洋。就这点钱大部分给傅凤君等人做路费和起始资金,自己兜里就只剩五块大洋。

    五块大洋给普通人家生活也不少了,用来闹革命显然是不够的。如何先弄到钱就成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长沙有没有什么特别有钱的坏蛋?”

    周青峰开着车返回城里,随口询问同车配合他的马家姐妹。后者适合抛头露面,又熟悉长沙情况,便于开展工作。

    说到‘坏蛋’,姐妹俩的眼睛瞬间就红了。她们口中爆出一连串的名字,基本把目前长沙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给说了遍。

    “要抢就去抢唐孟候,这家伙最卑劣。”

    “这姓唐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细一问,是果党在湘省特别法院的院长。之前被打死的左国雍是其手下的侦缉队长。姓唐的专门捕杀革命者,他的法院全称就是‘铲共特别法院’。

    T型车开回长沙城,甚至比进剿又溃败的‘杂牌军’回来的还快。沿途不少人见到这辆被打破车窗的车子,却只是看看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回到城下,已经是夜里。

    长沙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,城池高大。城门关闭后,寻常人就别想进去。但周青峰就有本事凭借超强的臂力,用个飞爪栓根绳就爬上墙头。

    飞爪都是临时制造的,材料都不用铁,木头就行,用匕首削制成抓钩结构。虽然丑不拉几,但坚固能用就行。

    马家姐妹被捆在周青峰背后,分两次上城墙。至于T型车,先丢城外了。

    只是进了城,天地一片漆黑。城里只有少数几个地方有灯光,叫人难以把握方向感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从北面来的,所以右手边是湘江。”周青峰抓起望远镜,对比缴获来的地图,“湘江边那片灯光......,我应该找到电灯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民国的电灯公司是负责发电输电的,顺着电线杆就能找到一票富贵人家和政府机构。因为它们往往都挤在一起。

    由于前几天才发生劫法场的事,城里戒备提升了几个等级。街头路口到处是岗哨,夜里宵禁,也不许人员随意进出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。”周青峰摇摇头。

    马家姐妹对这深夜上城墙的举动颇为新奇,她们脚边就有两名倒在墙头垛口的国军士兵。后者被捆住手脚,塞住了嘴,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要是城内的坏蛋不好收拾,就收拾城外的吧。我知道不少土豪劣绅,也挺有钱的。”

    姐姐马淑纯提议道。想报仇时,她和妹妹都义愤填膺。可面对黑茫茫的城市,外加遍布各处的军警,贸然行动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好收拾啊,我是说这夜里太安静了,不利于我行动。”

    周青峰一摊手,从手提包里取出晚餐来,“来来来,先吃饱肚子再说。今晚得大闹一场。”

    手提包里的罐头早吃光了,现在的食物是周青峰路过长沙县时,大摇大摆进县城买的。

    守县城的士兵看这位爷开车来开车走,派头大的很,不但一点阻拦都没有,反而给他开路。

    食物是卤肉和面饼,外加灌满水壶的凉白开。照明灯具是个手电筒,自带手柄发电。技术水平没超过这个时代,还能带过来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你打算怎么做?”姐妹俩吃着面饼,问道。

    “浑水摸鱼。”周青峰把卤肉分给姐妹俩,强令她们多吃肉,“地图上有省府,有警局,有法院,有税局,有银行,有盐局。

    这些机关都挤在一块,兵力密度太大。不把他们搞乱了,我还真不敢进去。否则被乱枪打死就很冤枉了。”

    多亏了缴获来的地图,让周青峰对城里的情况有了基本了解。这年头城区很小,要害部门又通通挤在一起,甚至是一条街,真可以顺着电线杀过去。

    姐妹俩还以为周青峰会静悄悄的入城,可听这位大爷的意思,分明是要敲锣打鼓的闹腾。她们惊讶的停下咀嚼,发愣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不会傻不愣登冲进去的。”周青峰笑哈哈的拍拍背着的‘老套筒’,“我带了三百来发子弹,今晚得靠它了。”

    得亏周青峰灭了一支国军杂牌,否则都凑不齐三百发弹药。虽说这枪实在太老旧了点,圆头弹杀伤力也不足,但只要打中了一样要人命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就待在城墙上,手电筒留给你们,守着两个俘虏,若是有异变就开枪。”

    周青峰将俘虏的‘曼利夏’塞给姐妹俩,简单教她们如何使用。

    “我去弄点钱来,至于能不能杀姓唐的,就只能说尽力了。毕竟我压根不知他长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填饱肚子,周青峰就带着压满弹膛的‘老套筒’离开。他能夜里视物,犹如鬼魅般没入深沉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等这位大哥一走,姐妹俩才感到害怕,连忙把食物吃完,抓起手电筒,端起两支‘曼利夏’对准俘虏。

    两个俘虏原本在城头放哨,冷不丁就被周青峰放倒。这会他们被堵住了嘴,吓的体若筛糠,却又无法求饶,只当自己快要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周青峰背着枪跳下城墙,在街道上快速跑动。手表上显示现在时间是夜里八点,老百姓吃过晚饭大多开始安睡,他则一溜烟的跑到了城西湘江附近的电灯公司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电线杆由此蔓延到全城,为各处要害部门提供电力。这年头可没啥家用电器,能点个电灯就是富贵气象。

    电灯公司就是两三层的小楼,柴油机发电,夜里有值班人员。周青峰背着枪大步走进去,没多久发电机关闭,电闸松开,全城回到靠油灯蜡烛照明的状态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场血雨腥风来袭。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