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95章 出城 圣光骑士

开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     过去的城市范围很小,非常小。

    要行刑的教育会坪就在后世湖南农业厅门口,当前是长沙最著名的公共活动场所。它距离湘江不过一公里,属于地道的市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行刑平稳进行,果党的程主席费了些心思。只是再怎么费心思,也架不住有人把重机枪抱在怀里嗵嗵嗵的扫。

    再加上周青峰截获一辆T型车,机动迅捷的优势非常明显。虽然这车马力小,车厢窄,但保证获救人员的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至于周大爷只需跟着车子跑就行,反正他不累的。

    这个‘通讯基本靠吼’的年代,跑出五百米,局面就平稳了。

    街道上的老百姓都不知道发生了啥,看到有车跑过,躲一躲便是。都没人在意车旁边有个大汉抱着重机枪。

    T型车出城也很顺利,压根没谁拦。出城向东北就是长沙县。车上获救的几人不忍再看周青峰在车外慢跑,都喊他上车也挤一挤。

    上车是不可能的,这破车太小了。周青峰只能将机枪放回大大的手提包里,扶着车边的踏板跟着跑。

    城外非常荒,虽说到处都能看到开垦的田野,但耕作水平并不高。道路也是坎坷难行,车速就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不担心追兵,果党那些人都是欺软怕硬,又缺乏交通工具,想追也追不上来。就算追上来也是被重机枪扫射的命。

    城北要过浏阳河,过河就是长沙县。去县城就太显眼了,获救的几人碰头商量,都颇为难。他们并没有合适的去处。

    几人中年龄最大的傅凤君才二十四岁,职位最高的马英二十岁,年纪最小的马志纯十四岁。他们靠着一腔热血出来革命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年轻,这不算什么。但这八人都在果党的监牢里撑到刑场,这份意志力让周青峰都震惊。

    果党的监牢可是跟魔窟差不多,折磨人的手段太多太多。周青峰自觉换他进去,不用动刑,只要把刑具给他看看,把刑罚内容说一遍,他啥都招了。

    连美人计都省了。

    “先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车子停在通往长沙县的土路边,周青峰环顾荒凉的天地,将自己的大包拎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包连同装备有七十公斤,是他当前等级所能携带的最大重量。里头除了武器,还有一大堆野战用品,少不了吃喝。

    咔嚓,匕首撬开一盒肉罐头,盒盖撕开,周青峰将其连同水壶递给叫傅凤君的女子,还递上个勺。

    这女子年龄最大,来头不小,魔都美术专科学校,刘海粟的学生,上课用法语教学。她家是长沙望族,其母亲一脉有个清末名人,两江总督陶澍,跟左宗棠是亲家。

    这年头能当个大学生可了不起啊!

    再继续问,周青峰发现自己救回来的这八个都不简单。他们学历高,职位高,是当前最优秀的一批人,如果能活到解放后,地位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包里的食物一个个的分,连被俘的司机都不例外。有伤的裹伤,有痛的上药。包里就跟百宝箱似的,啥都有。

    获救的几人都太年轻,斗争经验不足。不过有周青峰照顾,他们气色都好多了。尤其是大难不死,无不兴奋的讨论。

    至于救命恩人......

    “我其实是路过的。”周青峰蹲在几人面前,一口气吃掉三个罐头。他耸耸肩说道:“我就是觉着你们都是好人,不应该死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啥都有的大手提包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碰巧,太碰巧了。我从魔都来的,想做点军火之类小生意。可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

    你们以后需要武器弹药啥的,我都可以帮忙。我这人就是热心肠,见不到这人吃人的世道,就想推翻了它。

    但我这人思想不好,有好色之疾,贪图享乐,胸无大志。你们千万别拉我入伙,我怕把你们给腐蚀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峰说的太像开玩笑,把几人都逗乐了。可笑归笑,当前问题还是要解决,“你们真没有落脚的地方?”

    几人对视,纷纷摇头。常凯申去年才搞了‘4.12’大屠杀,眼下正是白色恐怖时期,到处都在抓人杀人。

    周青峰对此直挠头,他瞄了眼自己的副本任务。第一阶段的‘刑场救人’算结束了,获得五千点券。

    第二阶段,‘建立根据地’?

    可我只会打打杀杀啊!

    “有什么地方是敌方实力较弱,我方实力较强的?”周青峰问道。他还顺带拍拍自己的大包,“敌人数量不超过五百,我应该都可以搞定。”

    只要重机枪一响,五百里头还能剩下五十,就算是果党精锐了。再被周大爷这人肉迫击炮丢上一轮手榴弹,还能剩下五个就是委座嫡系。

    周青峰还有意识的诱导,“你们不要总想着在城里待着,可以去乡村嘛。找个土豪劣绅直接咔嚓了,把所有高利贷烧掉,把田地一分。事情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还有啊,这辆T型车可是宝贝,利用好了奇妙无穷。今后我可以弄来汽油和配件,保证它一直能开。

    对了,这位司机兄弟。我看你也入伙吧。那个啥处长都死了,你回去肯定也是被砍头的。不如教我们怎么开车。”

    司机一脸苦相,瞬间觉着手里的肉罐头不香了。他哭丧脸说道:“我还有老婆孩子,求你们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不强求。你现在教教我怎么开车,这总没问题吧。说实话,这种老爷车还真是简陋啊,我都不会开。”

    周青峰拍拍司机的肩膀,就在坑坑洼洼满是荒草的路边,从手摇启动柄开始学起,差不多一个小时学会如何用三个不同踏板来控制前进后退和调速。

    这破车没有轮胎,轮子是木头的。减震系统等于零,糟糕的路面上开起来犹如蹦蹦车,乘坐体验真是差劲。

    唯一的便利大概就是驾驶特别简单,反正无需考虑交通规则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司机带着几个肉罐头走了。获救人员也终于商量出下一步的落脚点——去长沙县北面四十公里外的清泰都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个地方恶霸梁镇球,当了什么义勇队的队长,借清乡的名义,三个月就杀近四百人。老百姓都痛恨他。”

    作为八个人中的头,二十岁的马英还是魔都大学的学生,此刻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这种人太多了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。”

    四十公里?

    周青峰查了下破车的油箱,有点担心的说道:“走吧,我们再挤挤。只要这破车别半路散架,天黑前应该可以到。”

    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